おくりびと

沒想到,我竟然和Y小姐一樣看了兩次送行者。記得第一次和媽媽看完送行者回家,剛好大力推荐此部電影的Y打電話來,我開頭第一句問她:「好看的點在哪?」她答不上來,反問:「妳不覺得很好看嗎?」我說這個故事太簡單了,她卻叫我頭腦簡單一點,單純的享受音樂、享受感動。

 

題外話,Y大概是目前唯一找我還會打到家裡來的人了。其他的人幾乎都撥手機,只有Y還延續著打室內電話的傳統,像是我們小時候找對方那樣。雖然她的理由可能只是市話打市話比較便宜,但每次接到電話,我還是有種莫名的喜悅。

 

第二次看送行者,因為已經知道劇情,讓我更能專注於電影本身想要傳達的感動。電影的一開始是大提琴手小林大悟在剛加入的樂團解散之後,決定離開東京,回到家鄉山形縣。「大悟」在一開始似乎就有了一次的「醒悟」;他看似軟弱,但認清自己極限的勇氣卻讓我佩服。我們常以為軟弱的人容易放棄妥協,殊不知有時不放棄的人也是軟弱的。因為承認自己的不足是需要那麼大的勇氣,以致於儘管仕途不順,許多人仍然不敢妥協,便抱著極大的痛苦活著。

 

或許真正的重生總需要在絕望之後。

 

但那並不表示大悟的人生便大徹大悟了。片子的一開始是大悟在茫茫雪地中駕著車,說回到老家已經兩個月了,日子卻仍過得渾渾噩噩。「山形的冬天似乎比小時候感覺到得更冷了。」回到山形,大悟誤打誤撞地進入殯葬業,除了須要適應這個行業之外,也不得不面對令他至今無法釋懷的傷痛,父親的離家對他來說除了怨恨,還有無限迷惘。他在夜裡拉小時候用的琴,用琴聲讓腦中空白,再藉著著空白來回想。他試著想明白,然而卻無法明白,只能感受回憶的溫度、強弱、任憑大提琴奏出一道道悠揚的謎語。

 

大悟在進入納棺師行業接的第一個case是一位過世兩星期才被發現的獨居老婆婆。腐爛惡臭的屍體不管是人類的或者生物的都帶給他身體上和精神上的極度震憾。他開始懷疑這是不是老天對於他讓母親晚年獨居的懲罰,同時,大悟對於還住著靈魂的肉體也產生無限珍愛因為知道它有一天將會腐朽,知道它是那樣脆弱、有限、因而變得太害怕失去、太渴望擁有。

 

不過這時美香還傻傻的什麼都不知道。她是一位溫柔婉約的好妻子,總是以微笑來體貼順從自己的丈夫。雖然後來因為不接受大悟的職業負氣離家。

 

成為納棺師之後,大悟似乎開始思考死亡。當他看著奮力回游的鮭魚、比翼雙飛的天鵝、當他在天地之中拉著兒時的提琴,仿佛是在接近生命中最重要的命題,卻參不透它。大悟遭遇朋友與妻子對於他職業的不諒解,甚至在工作時被喪家的悲憤無辜波及,然而因為看到這份職業的意義,這次他選擇堅持下去。

 

大悟的老闆說大悟會進納棺這行是個天意,因為學音樂的他懂得溫柔細膩、懂得專注。妻子不在身邊的這段時間大悟經歷了不同喪禮上相同的生離死別,看見家人間形式不同、本質卻總是如一的親情;他與老闆同事建立感情,並且似乎愈來愈了解死亡只是一個過程:在聖誕節裡和老闆同事大啖炸雞,認清生物間爭食有限的肉體原是天經地義;而在大啖炸雞之後演奏的聖母頌才是無限的精神,才是永遠不朽的靈魂的崇高。

 

對於靈肉之別有了領悟之後,或許他也更加了解納棺儀式的真義。因為肉體曾經那樣鮮活地承載過靈魂,所以我們必須尊敬它,感念它。而也因為人的本質總是透過形式而散發,因此死亡之後的外貌若與生前形似,便得以喚起生者對於死去之人的記憶與情誼。保存肉體不儘是為了肉體本身,也是為了靈魂。

 

 

一段時間後,妻子美香因為懷孕而回來找大悟,希望大悟能為了這個新生命而放棄納棺師的工作。就在這時,大悟接到澡堂老婆婆過世的訊息,兩人於是趕到澡堂,大悟在妻子朋友面前,親自為老婆婆進行納棺儀式。大悟的專業和細膩不僅感動了朋友一家,也得到了妻子的尊敬與認同。在擦試逝者臉龐時,大悟越過死亡的肉體、將紙巾遞給孕育著新生命的妻子、妻子伸手承接,兩人在沉默當中用最虔敬的方式進行生死的應答與感情流轉,那是最令我感動的一幕了。

 

老婆婆的喪禮似乎是本片的一個高潮。在這之前,電影都只表現喪禮中納棺儀式的那一段,大悟和老闆在工作結束後就先行離開,並沒有留下來參加喪禮的其他部份。但老婆婆是大悟從小認識的阿姨,美香也因為到澡堂洗澡而與老婆婆相識,兩人便和其他家屬一起參加喪禮直到最後的火化儀式。在火葬場時,大悟發現澡堂常客、與老婆婆相好的阿伯竟是殯儀館的工作人員,而阿伯在要啟動火化之前所說的那一段話,也是在火葬場工作多年的感悟。他說他愈來愈認為死亡只是一道門,通過這道門,人還要到別的地方去。他只是在替這些人送行,告訴他們一路好走,來日再見。

 

大火點燃的那刻,老婆婆的兒子痛哭失聲,他透過小小的觀望窗不斷對隱沒於大火中的母親道歉。離別在這一刻成了定局,母親的容顏永遠消失,我們所剩的只有憑悼。

 

喪禮之後,大悟帶妻子到溪邊,告訴她石文的由來,並且揀了一顆圓圓滑滑的小石頭送給妻子。就像妻子所說的,石文的意義好浪漫哪,情感透過觸覺、視覺傳達,而非依靠語言文字,那是需要彼此之間多麼純粹的真心才能感受呢。如果擁有那樣的真誠,那麼活著就是一件再幸福不過的事了吧。

 

電影的最後,大悟接到父親的死訊,經歷一番掙扎後決定去見父親最後一面。納棺師的身份讓他對於殯葬業者對待屍體隨便的態度感到憤怒,而決定為父親進行納棺儀式的大悟,也因為發現父親到死都還握著他小時候送給父親的石頭,終於記起父親的容顏。在看過那麼多在喪禮上和解的家庭之後,大悟也因著死亡、因著送行而與父親和解。對一個心地柔軟的人來說,仇恨能夠有多大呢? 大悟含淚替父親剃面、更衣、並將父親手中的小石子送給還在美香肚子裡的寶寶,再次說明了死亡與新生的交替不過是為了將愛流傳。大悟的釋懷,或許使得他對於生命又大悟了一次吧。

 

我覺得這整部電影就像石文,對於生死這麼一個巨大沉重的課題,它用優美的音樂、用生活中故事、用一種再溫柔不過的方式向觀眾傳達它的看法。在這麼一個靠山的小鎮裡,普世的真理同樣深刻地運行。這樣內斂的電影,我想是值得大家一看吧。

 

 

by  X

 

 

 

廣告

One thought on “おくりび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