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擇

前幾天去看今年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大出風頭的電影,名喚「貧民百萬富翁」,沒想到頗為失望。後半場真是好萊塢加上寶萊塢,集中在男孩的苦戀與痴心,最終不脫克服困難取得美人心的結局。前半場倒是興味盎然,震撼十足地引出貧民窟的光景,還有二位孩童面對逆境因著不同個性而來的對應。最好的是不時出現的嘲諷與幽默,還有導演的節奏感。此位導演十多年前以「猜火車」一片成名,我很喜歡該片,節奏感也是重要的原因。他擅長運用各式音樂,烘托甚至抓緊影片的節奏,如此貼近畫面,大概只有王家衛可以相比。

 

其實這篇短文不是想寫電影或Daniel Boyle,而是從「貧民百萬富翁」提到電影的節奏感,再連想到導演的另一部電影,最終想說的是「猜火車」一開場與音樂相合的一段獨白。電影一開始就看到幾位青少年在街頭上被警察追著跑,男主角也是其中之一,搖滾怪傑Iggy Pop的歌曲襯著他跑路的步調。此時,他的告白開始出現了,他說:選擇電視,選擇汽車,選擇牙醫,選擇保險,選擇房貸,選擇居住區域,選擇進入生活,人生不外乎選擇,選擇一種中產階級的生活,我選擇不選擇,我選擇不生活。無論你看過多少學術書籍如何定義中產階級及其生活,沒有比這段格拉斯哥一位不學無術整日吸毒的青少年說得更好,它更辛辣的點出進入主流正常生活的無聊與唯一可能的反抗方法。

 

每當我躺在沙發上,啥事不想做的時候,我就想起這段話。可是大部分的時間我都選擇生活,更努力學習選擇活在當下,如所有宗教教誨你的積極進取。當然也有選擇生活的意志力瀕臨破裂的時刻,感覺最無力的竟然不是挫折,而是漫無意義的選擇自由。想像走進美國任一家Starbucks,我問:你們有花草茶嗎?回答:我們有薄荷、薰衣草、洋甘菊、覆盆子、柑橘,還有新近自非洲進口南非人最愛的roobois等十數種花草茶。我選擇洋甘菊,問題:熱的或冷的?我選擇熱的,問題:請問外帶還是內用?我選擇內用,問題:大中小杯?我選擇中杯,問題:要一個茶包還是二個?我選擇一個,問題:要加糖或蜂蜜嗎?我選擇不要,問題:要不要來點點心?我看了一下櫥櫃冰箱,選擇沙拉,問題:需要什麼醬料?油醋、凱撒、芥末、千島?我選擇芥末,問題:刷卡還是付現?我選擇付現,問題:需要發票嗎?我選擇不要。

 

如果他繼續問我是否要買周邊產品如咖啡豆或音樂帶之類,我可能需要馬上回家躺在沙發上,想想「猜火車」中的那一段獨白。這就是中產階級生活最累人的地方—只有在瑣碎小事上,我們才有經過資本主義結構精密計算過的選擇權。

 

by Vera

 

 

廣告

3 thoughts on “選擇

  1. 自從我無意間發現我用的洗髮精、肥皂、乳液與口紅都來自同一跨國大企業後,我更深刻體會被資本主義體系完全包裹住肌膚的感覺,而且如此祕密又全面,這大概是二十一世紀的上帝。幸好我吃的是主婦聯盟的包子,腸胃可能是反全球化的唯一勝利者。

  2. 可是悲哀一點想,為什麼是主婦聯盟?而不是綠色小鎮、棉花田或聖德科斯?也許他們都不算資本主義,但仍是一種「選擇」的結果。這樣一來,是否接受從傳統市場隨機挑選食品的腸胃更可能是勝利者呢?

    好像我們終將難以逃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