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渭《花卉雑画巻》(東博)

前兩天上課討論到徐渭,後來我和C聊起了徐渭的畫。

 

C也很喜歡徐渭,他對徐渭藏在東博的花卉雑画巻》中的葡萄印象深刻。他說到,徐渭的畫其實很難仿造,原因如同S師所說,徐渭在作畫時因為加了某種秘方(不少人認為是「膠」),使得墨塊的邊緣產生一道邊緣線,有種類似收縮的效果(C: 很像一道「硬邊」),這種作法以及他自己的寫意畫法,使得徐渭的畫如同現代藝術中所使用的自動性技法一般,即使畫了很多張葡萄,也張張不同。

 

C覺得就是這種自動性技法,使得徐渭的畫很難仿造。但我問到,雖然如此,當時的仿品確實很多,怪的是,即使近代的齊白石、吳昌碩等人也許都做了一些類似徐渭的表現,卻沒有很多人真的像他一樣使用大量的墨染,甚至像洗過一樣的方式來畫,尤其在現代的畫家中更是少見,或者說有些現代畫家做了嘗試,但也不太成功。

 

C說,他覺得徐渭的畫法與他的材料很有關係,例如我們對他所用的紙到底「生」到什麼程度,並不清楚,他所加的秘方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因此很難學。尤其徐渭能夠在看來糊成一片的水墨中,還能做一些鋪陳(不見得是細節,就是一些處理),在速度很快的運筆中,還能做這些處理,這些都十分困難。

 

或許如同S師所說,徐渭在畫畫時,應該是意識很清楚的吧!

 

 

 

by Viz

 

 

徐渭  花卉雑画巻 東京國立博物館藏

http://www.tnm.go.jp/jp/servlet/Con?processId=00&ref=2&Q1=&Q2=&Q3=&Q4=144290__4____&Q5=&F1=&F2=&pageId=E15&colid=TA304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