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小說

我每隔一陣子都會有幾天時間迷上偵探小說,一頁一頁快速翻著,沒日沒夜著迷讀著,有時與餐點一起,連食物也失去平日的吸引力。這樣的著魔在我小時候幾乎是一種習慣,涉及多種不同的閱讀經驗,但成人後較少發生,少數能讓我廢寢忘時的書籍就顯得特別鮮明。除了少數學術書籍及他種小說,常常讓我回到小時候著魔情境的就屬偵探小說,尤其是Agatha Christie的著作。我不喜歡都市冷酷派偵探小說,如Raymond Chandler,反而喜歡帶點大英帝國餘暉意味,嗅到維多莉亞時代氣息的Agatha Christie小說。

為了合理化我的著魔,我為讀偵探小說找到益處。偵探小說為何能讓人屏息好奇讀到最後一頁,端賴寫作技巧,尤其是開端與佈局。學術著作多半無聊,中文著作尤其如此,好像寫作本身並不重要。學術著作如果不是處理自己有興趣的議題,往往難以閱讀下去。我們也許該多多琢磨於我們的寫作技巧,讓學術著作可以吸引人。文筆流暢之外,佈局及結構才是更大的挑戰。台灣的寫作(包括職業作家)講究文詞優美或奇特的文字描寫,卻少見結構上讓人佩服的著作。

by Noel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