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轉的符號女性 序

流轉的符號女性 序

 

   大約二十年前,我讀廖輝英的《油蔴菜籽》,看到「查某囡仔是油蔴菜籽命,落到哪裏,就長到哪裏」這麼一段文字,很有感觸。近日在讀完賴明珠教授的《流轉的符號女性》文稿後,感觸更深。

   賴明珠此書純為學術研究,本不應與廖輝英的小說相提並論,但兩者都以台灣的女性為對象,且以其所受「油蔴菜仔命」擺布之殘酷事實為寫作的出發點,表達的方式雖然不同,然則基本關懷實一。她們在著作中所處理的時代各不相同。廖輝英小說中的主角活在當下,但她的苦難源自於她的母親,或者說母親所代表的「傳統」。賴明珠所探討的則是戰前的台灣女性,以日本治台為其時空,說起來正是台灣「傳統」中非常主要的段落;而且,由於涉及日本殖民統治的特殊脈絡,這段「傳統」又有超越單純時間之外的複雜。今日台灣女性所承受的一切「命運」,如要有個深刻的掌握,對其「歷史」的探討,尤其是在日本殖民台灣的這個「近代」階段,便要扮演著不容忽視的角色。

    《流轉的符號女性》一書的主角是一群曾經醉心於藝術,卻沒有成為「專業藝術家」的戰前台灣女性。即使是其中「成績」最為耀眼的一員,今日被尊為「台灣第一位女性畫家」的陳進,也在中年之後因故自畫壇退出,未再以畫為其「專業」。她們的總數不多,也沒有留下很多的作品;她們的一生大半沒有作出什麼引人注意的「貢獻」,更沒有什麼「可歌可泣」的「事蹟」,因此幾乎沒有被「歷史」所記錄。換句話說,這是一群「被歷史遺忘的女性」。賴明珠選擇了這些女性作為她歷史研究的對象,意謂著她不肯讓這些女性繼續被遺忘,而試圖要在過去的空白中重新拼湊出她們走過的一段藝術歷程,不管多麼短暫或挫敗,並讓之成為我們「歷史」的一部分。她的這個企圖,不止是從台灣美術史,或是台灣女性史,甚至是整個台灣歷史來說,都有值得注意的意義。

    為本來沒有「歷史地位」的,甚至能不能冠以「畫家」之名尚有疑問的這些戰前台灣女性補寫「歷史」,作者所面臨的挑戰壓力,可想而知。作為一個踏實的歷史工作者,賴明珠確實真誠地面對著她書中主角的一切。她沒有刻意戲劇化她們的一生,也沒有美化她們的作品,或者企圖去發掘,去誇飾她們作品中任何可能被忽略、未為人所查察的「卓越」價值,反而是詳實地重建了她們在學習過程中所受父兄、師長的引導,以及由之而來的「成功」與「制約」,並在倖存的作品資料之仔細分析中,客觀地陳述了她們在追求藝術表現時的「努力」與「局限」。對於她們大部分人後來因不同原因而放棄藝術,轉入家庭生命的「結局」,賴明珠也坦然面對,未為之尋求更「動人」的曲折解釋。從一般的美術史寫作之角度來看,她如此為戰前台灣女性所補寫的這段歷史,實在是她們在追求藝術過程中所展示的「挫敗史」。對於這個「挫敗史」,賴明珠無意作任何辯解,在全書六篇文章中,她反覆思索的其實是一個對她更為重要的問題:她們為什麼挫敗?她們為什麼不能完成她們原本對藝術的追求?這才是全書的根本關懷。

    對於這段歷史的探討,賴明珠最後在「傳統封建父權未泯」與「殖民專制政權崛起」的「雙重權力架構」中找到了解釋。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雖開啟了台灣的「近代化」,並帶動台灣美術的新一波現代發展,台灣女性亦蒙其利而「開始接觸視覺圖像的創造領域」,但那並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女性原所身處的封建父權架構,反而以另一種方式強化了它的壓力。除了提出這個有力的見解外,作者在書中其實費盡苦心地對當時藝壇之女性參預作了「全面」的重建,並以盡可能徹底之資料對若干有代表性的個案作了豐富的描述,以支持她的核心論述。除了較為人熟知的陳進外,她也提供了同樣自第三高女畢業,亦曾入選官展,但經歷又頗有不同的黃早早、黃荷華、周紅綢等人的個案。另外如曾在官展中三次獲得特選,卻受困於傳統才德觀的張李德和,以及為嚴父陳澄波刻意培植,但在二二八事件後頓然中止繪畫生命的陳碧女,則在本質上更加不同,後者尤其以最讓人感到悲痛的方式,呈現著作者所論父權與政權雙重壓力作用下的藝術挫敗。除了那些因接受新式教育而接觸藝術的女性外,作者還特別注意兼顧及其他出身傳統漢文化背景的台灣女性畫人,如曾拜閩派畫家李霞為義父的新竹才女范侃卿,以及曾至廈門美專進修,後潛修佛法而摒棄官展活動的澎湖蔡旨禪。她的這部分研究也都揭示了台灣美術史中較少受到注意的面相。

    對於戰前台灣女性藝術挫敗歷史的這些努力探索,我們或許也可從相反的角度說,正是來自於作者本人追究此挫敗緣由的根本提問。也即因為如此,讀者在重返她所提供的這些女性歷程時,每每在其客觀的文字敘述底下,仍然可以感受到她在提問時無法壓抑的激揚情感。當賴明珠決定將她的這些探索結集成書,《流轉的符號女性》應當也包含著她的熱切期待,期待日後有更多的人一起來豐富這段方才開始重新書寫的歷史。這不禁讓人憶起一九七一年Linda Nochlin所發表的〈為什麼沒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一文;她的震撼性提問開啟了往後整個西方女性藝術史研究的蓬勃表現。對賴明珠的這本《流轉的符號女性》,我個人也衷心地期盼有同樣的作用。

 

                                                                                                                                   石    守   謙

                                                                                                                                 2009/01/20

 

 

廣告

2 thoughts on “流轉的符號女性 序

  1. 雖然女性最容易受到制約,但,真得只有女性嗎?現代的社會中,我們對於所謂的「成功」之定義,總是以幾近暴力的型態侵蝕人性!您,請加油。

  2. 引用通告: 賴明珠《流轉的符號女性:戰前台灣女性圖像藝術》 - 台灣研究平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