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赤壁文物特展」小感

       剛參觀了故宮的赤壁特展,謹借此一隅略抒小感。我知道光臨此部落格的人中有故宮的朋友,甚或有實際參與展覽規劃者,若有冒犯請多包涵。

       故宮過去也辦過赤壁相關特展,皆以書畫作品為中心,基本上就是蘇東坡與文人世界的赤壁懷古。此次圖書文獻處為主要策劃單位,結合其他處室,展出文物包括明清善本書、版畫插圖、剔花漆屏、印石及書畫,內容由文人懷古擴及通俗文化與物質層面,原是一件美事,然而主題規劃不清、展廳佈置混亂,讓筆者感到十分失望。

       此次展覽規劃有「群英定鼎:歷史篇」、「赤壁懷古:藝術篇」、「三國遺音:文學篇」三大主題,分陳列於103及104兩個展廳。「歷史篇」意圖借古本《三國志》、其他古籍及歷史人物畫像來介紹魏蜀吳的英雄人物,然展出作品性質紛雜乏系統,茲舉例如下:進入103展廳右手邊第一件作品為清內府所繪之《帝鑑圖說》中的「君臣魚水」一幕,描述劉備三顧茅廬的故事;緊接著是《名山勝概記》、《三才圖會》等晚明書籍中所附之赤壁插圖;然後是古本《三國志》中所記述的諸葛亮等人之篇章;順序移步至此廳最長的長櫃,展出的是與曹魏家族相關的古籍,展開的篇章似乎頗為隨性,例如《昭明文選》中所收曹操的〈短歌行〉亦在其列。「歷史篇」到此為止,佔去103室的一半有餘,相鄰作品間沒有必然的關係,令人無從捉摸背後的邏輯與想述說的事。牆上有大幅的電腦輸出,展示三國分立情勢與赤壁之戰各軍路線圖,不僅與展出內容無涉,還更增添訊息的混亂雜陳。尤令筆者難耐的是,策展單位並未善盡引導之責,除了標出古籍名稱、年代與所展開的篇章名稱外,沒有任何講解古籍該如何欣賞的文字說明。難道親眼見古本與在電腦螢幕上讀電子版一樣嗎?圖書文獻的性質本與其他文物不同,在現代的博物館展出環境中僅能打開相對的兩頁的確讓策展人較難發揮,但刻印品質、圖文關係,乃至保存盒匣、裝訂形式等仍是可著墨之處。此次展覽不僅顯示故宮的圖書文獻部門策展能力低落,且對參觀者漠不關心。

       「藝術篇」橫跨103與104展廳。此次展覽中三件年代最早、最精彩的作品:蘇軾的〈楷書前赤壁賦〉、武元直的〈赤壁圖〉與趙孟頫的〈前後赤壁賦〉側身於103室,以文徵明〈仿趙伯驌赤壁圖卷〉領軍的明代吳中赤壁相關書畫則在104室。兩展廳相隔甚遠,需步行一至二分鐘,雖然沿著走道有大型的三國人物(取自展出的光緒十四年刊本四大奇書第一種三國志版畫插圖)帶路,略解不耐,卻難免打斷參觀情緒。此部份由書畫處負責,文徵明等吳中文人的赤壁圖作品過去少為人注意,此次一共展出八件,包括文嘉、文伯仁及佚名者的臨仿之作,有長卷有扇面,有大青綠有彩墨,讓人眼睛一亮。此外,圖錄中賴毓芝針對這些作品有精闢的專文討論,為赤壁圖在明中的發展作了探討與闡發,應屬此次展覽最大的學術突破。然在展廳佈置上筆者覺得仍有可改
€²之處。說明標籤中指出文徵明的〈仿趙伯驌赤壁圖卷〉在構思、佈局上與北宋喬仲常的〈後赤壁圖卷〉有許多相似之處,若是能在牆上展示喬仲常畫作的全圖(現僅有東坡回家取酒一景),應能更清楚地說明其中的異同之處。

       「文學篇」位於104室的最尾端,展出內容為明清流行的《三國演義》、戲曲版畫插圖等,還包括兩塊印製此種插圖的木版。此為近年美術史學界關注的新領域之一,也是過去在故宮少見的視覺材料,實屬難得。然筆者以為若將此部份移至103室與其他善本書籍一起展出,再將103的蘇軾、武元直、趙孟頫等書畫移至104,或許會是較好的安排。此次展覽雖分三大主題,然實質上是兩大主線:一是三國的赤壁,一是蘇東坡的赤壁,所涉材料剛好前者多為書籍與版畫插圖,後者多為書畫。兩大主線在目前的安排下時相干擾,或許並非最好的選擇。

       順帶一提此次的特展圖錄。圖錄後附四篇專文,如前所述,故宮博物院書畫處賴毓芝的〈從烽火赤壁到文人赤壁〉當是其中最為突出者。東京大學的板倉聖哲談日本的赤壁圖一文亦甚有趣味,惜與展出作品少直接相涉。令人再三嘆息的是,雖有蘇軾親筆所書清清朗朗之〈楷書前赤壁賦〉、趙孟頫竭盡所能炫技之行草〈前後赤壁賦〉展出,還有文徵明、文嘉、祝允明、董其昌等人以蠅頭小楷、行書、草書各種書體所書之赤壁賦,圖錄中竟無一篇討論相關書法作品的文章!相較於繪畫作品籠罩在喬仲常龐大的影子下,歷代文人書寫赤壁賦卻展現出寬廣的自由度。蘇軾此作曾流傳於吳中,文徵明有跋於卷後,文彭並以楷書補書前三行,而後董其昌亦曾寓觀並大讚其文章與書法,稱「宋人文字俱以此為極則」(有跋於後),但顯然其書風並未與文本形成緊密的連結關係。造成書畫如此相異發展的因素是什麼?赤壁賦其文其書對後代書家而言,又有什麼樣的意義呢?圖錄中唯一與書法相涉的是游國慶的文章,其內容居然談的是中國書法的字體演變與審美意識形成之早期歷史,與此展唯一的關連僅在,三國時期正是中國書法成為一種藝術形式的時代!稱此文為魚目混珠不知會不會太é
Ž份?雖然展覽策劃過程中一定有不足為外人道的協商,甚至妥協,然容許有如此粗疏的安排實有損故宮的名聲。

 

遊目者
2009.06.10

 

 

廣告

10 thoughts on “觀「赤壁文物特展」小感

  1. 謝謝遊目者先來個詳實、藝術史專業的預警。還沒有時間去觀賞,但已從報紙得知消息,正準備暑假去游藝一番。這種有意義的專題展不是要籌備多時,甚至多年,更何況它又是新詮釋的展覽。圖錄與展覽本一體,據報載「策展人為林天人」,不知他的專業為何?curator不是要負起展覽總體的conception。至於圖錄內的專文當儘量與展品有關。好壞還是要看curator如何去安排專文將其「策展理念」呈現出來。即使是集體策展也得全盤考量集體負責,由掛名者擔起責任?訝異,怎會讓寫赤璧的男主角的書法,曇花一現在展場,而不是留名青史在圖錄專文,供後人頂禮膜拜與研究。難到故宮沒有研究書法的專家嗎?

  2. 朋友捎來這些批評文字,很高興還有一些不知名陌生人關心文化。本也想撰文回應,但想想觀後感是個人感受,與他人無涉,也不想淪於口舌之爭,因此作罷。
    關於「赤壁展」的構想,我們是希望擺在文化史的架構下思考;策劃的軸線從當時的人與事及後來所衍伸的文人雅事及市井街談巷議的話本。閣下很用心評這個展覽,但卻缺乏用心去體會,策展團隊想表達的企圖。
    赤避展或許還有缺點,也可能不止是上述的批評而已,我們虛心接受;但有些批評顯然過於武斷。又閣下對故宮文獻處的曲解與認識不足,建議再用點心思了解。
    個人把策展,當作研究的過程;它確實有許多不足道的甘苦。但展覽能呈現,這些甘苦算什麼。
    寥寥數語,難盡全意,我們歡迎閣下有空到故宮,或直接找策展團隊;我們樂意面對面討論。
    再度謝謝批評與指教

  3. 林先生您好:

    謝謝您的回應。本人的確是對圖書文獻處不甚了解,也或許對您的展出理念及用心良苦之處沒有體會,還望您能具體多講講,讓大家了解。謝謝。

  4. 真知方能有灼見。
    我很希望閣下能再來一次故宮,我願意在展場跟閣下討論赤壁文物展的展覽架構與當時文物陳列時,我所考慮的問題。
    另我,我也願意介紹故宮文獻處對學界已有的貢獻與文獻處典藏的方向。

  5. 林先生:

    我相信有很多人和我有一樣的疑惑,請您就在這說明吧,畢竟這不是關在房間裡,只有少數人能討論的事。

  6. 閣下措辭需要修正,不夠莊重;到展場正視文物臨場說明,不是關在房間裏討論少數人的問題。
    再說,你的問題未必是很多人的問題;來看過展覽何至止數千或萬了,我相信當中一定有看出門道或問題的高人,但「弱水三千」每個人看到的不一樣。我不想在網路上回應那些屬於個人觀點的問題;而你絕對有權質疑你心生困惑的問題。我再回應,好像在爭彼此的是非、對與錯。這無關真理,沒有愈辯愈明的一天。「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再解釋祇落於言詮,也徒生口舌。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這是一種放空學習的態度;讀書、看展覽何妨以此視之。
    我不再回應了,但我仍希望看到你們理性的批評。

  7. 若有冒犯請多見諒。

    林先生想來也是極用心的人,才會這麼在意。

    不過您真的不必動氣。我對事不對人,也從沒有預設立場,更想趁此機會學習(這樣應該算是有「放空」吧)。我只是覺得您若趁此機會說明「門道」不是更好?

  8. 看到朋友轉來的赤壁展的討論,說真的很高興有人關心我們如何辦展覽。本來規劃一個展覽就建築在某些假設上面,假設觀眾看到說明、看到空間的設計、看到展件的安排,甚至看到某些顏色、某種燈光會有某種預期的反應與接收,因此,如果沒有嚴肅的展覽批評,我想策展人是永遠無法檢視這樣的規劃是否有效力,也永遠無法修正「想說的」與「被聽到的」間的誤差。換句話說,策展人與觀眾間永遠在進行著一場虛擬的對話,而展覽評論正是賦予此虛擬對話實體的聲音,而作為策展人之一的我是很興奮聽到此聲音的浮現,儘管這聲音很可能只是其中的一種,儘管這聲音可能出乎原來策展的預期。

    雖然接收的也許與原始規劃有所出入,但是我很願意在此分享原始的策展概念。正如遊目者所看到的,此展覽分為三個單元,分別為「群英定鼎:歷史篇」、「赤壁懷古:藝術篇」、「三國遺音:文學篇」三大單元,此三個單元事實上是有一個大致的時間發展序列與一個中心的主題,也就是赤壁題材如何由一場戰爭開始,在歷史中因應不同的族群與需要,不斷地被重新發明與轉換,其中最重要的兩個契機,就是北宋蘇軾的憑弔,將赤壁懷古轉換為文人形象的代表,而明清的三國演義更將史實改寫為通俗的英雄故事而廣受歡迎。

    正如蘇軾也知道其憑弔之所事實上並非真實的三國赤壁,蘇軾來說,重要的是如何藉由憑弔赤壁重新創造出一個符合北宋文人心境的赤壁。因此,原來此展覽是很希望規劃一個當代的部分,例如赤壁電影相關等的展覽,展現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赤壁新發想。而這正是赤壁題材神奇與豐富之處,也就是每個時代似乎都可以在此歷史文化資產上找到相應與對話的對象而重新創造出屬於他們自己的心中赤壁。就這個脈絡看來,也許就不適合就遊目者所建議的,根據材質將書籍與版畫合展,另外將書畫分開獨立展出。

    再次感謝大家的關注與回應,我想策展作為一種專業,不僅僅是一個研究的副產品,我們是應該更有意識地關注傳達的媒介與方法。記得在美國的時候,有位以策展人為志業的朋友告訴我,有什麼工作可以集設計、研究、出版與表演於一身?成功的策展人應該是一個有知識內涵的藝術裝置工作者,我想「裝置」這部分是我們在學校沒有學過的,卻是關乎理念傳達有效性的關鍵,仍需共勉之。

    賴毓芝

  9. 『策展者v.s.觀展者』

    大學四年都在混話劇社。追妞、泡妹本來是入社宗旨。沒想到,一混成習,後來還真的喜歡上舞台的魔力。相對於這類動態舞台魅力,一直到最近才開始能有耐性接觸比較靜態的美術展覽會。

    只是,策劃一個文物展覽究竟能有多少「舞台」空間?我一直暗自忖度。

    以我的個人經驗,一齣話劇的演出,除了導演、劇本還得仰賴演員(不必提也需要一位有經驗的舞台監督來臨場調控,而燈光的規劃、音效的設計種種,自然缺一不可)。此外,觀眾也是重要的參與者。他們,有時並不只是「觀眾」,對於這些觀眾能否很有感覺地,在「笑點」配合大笑,也都需要精心揣測,預先評估,但,是否能夠取得回應,實在難以實際掌控。所以,每次演出,在第二個場次的表演,通常會比第一個場次好。因為,導演、演員們會因為第一次演出的成效來加以調整「笑點」的安排。

    或許,靜態展覽的限制更多。策展人的心意,如何能夠傳達給觀展人?其所牽涉不僅僅是展示的場所,還包括圖錄的撰寫、各式配合的演講活動,甚至於現場的導覽人員,學校的參觀、教學等,都能夠為靜態的展覽提供各方助力。所以,一個靜態展覽的成功與否,所繫不只是策展、觀展人兩方。

    而且,對我這樣的舞台經驗者而言,靜態的展覽,更需要「時間」體會。那不會是一個短暫的參觀訪問所能經驗得全面的。

    以此,替一些一直在展覽制度內奮戰的朋友們加油!

    雖然在學術界,舉辦展覽算不上研究點數。你們的辛勞,都會在未來得到迴響。很可能,這些迴響你們也不見得會知道。但是,何妨?畢竟,你又不是一個「舞台」工作者,你不需要規劃「笑點」,我相信,你所期待的是一種緩慢的「迴流」。這「迴流」的魔力,我認為通常也不會是因為你個人所致(不過,多少會摻入你的研究觀點),而是因為那些主角「展品」。展出作品才是靜態展覽中的魔力散發體。

    人,在文物的世界裡,通常非常渺小。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10. 謝謝賴毓芝的回應。本來只是一篇觀後感,但很高興竟然引起討論與對話。我對展覽規劃的三主題其實並沒有那麼大的意見,也蠻認同賴毓芝所說的「此三個單元事實上是有一個大致的時間發展序列與一個中心的主題,也就是赤壁題材如何由一場戰爭開始,在歷史中因應不同的族群與需要,不斷地被重新發明與轉換」我最在意的其實是裡頭所展出的東西是否有效地傳達原始理念。

    展覽的第一部份規劃(抱歉,我必須再次提到圖書文獻處),對我來說太過順理成章、理所當然。這部份的第一男主角可以說是諸葛亮,這其實是三國演義制約下的三國觀,卻沒有從材料中真正發掘所謂歷史戰爭 中的赤壁,可惜了這樣的展覽機會!

    若有原先規劃的赤壁電影相關等的展出會很好,但其實現在展覽的整體已經呈現了我們被制約的赤壁觀。這沒有什麼不好,只是我對故宮的展覽有更深的期許。

    我講話比較直,可能又要引起誤會,抱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