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

一開始只是插科打諢,我時常會問班上同學以後要不要一起研究漫畫,大家開始時只是笑笑,不料我越來越覺得有此可能。尤其念藝研所之後,時常會因為看漫畫這樣的個人經驗思考某些事情。

小時候剛開始看漫畫,是武內直子的《美少女戰士》和渡瀨悠宇的《夢幻遊戲》,仔細回想,我還是因為夢幻遊戲才知道四神與二十八星宿的呢(當時因為看很熟所以背得很清楚),後來《灌籃高手》、《流星花園》、《名偵探科南》等陸續加入,其間也因為個人喜好看了不少部漫畫,一直到現在我還是個漫畫迷(偷講,我個人目前為止最愛的一部作品是由貴香織里的《天使禁獵區》)。

如果我能夠相信經由仔細辨認皴法和細部畫法,就能分辨是否為畫家真跡的話,除了老師的諄諄善誘之外,那絕對是因為有時候我也能端看封面就判斷是哪位漫畫家的作品了;如果我能夠相信經由時間的累積,以後有可能可以像老師們一樣對古代畫作如數家珍,也是因為我現在好像已經能夠快速將漫畫家與作品連結。相對的,由於學習藝術史,當我最近重看某部漫畫的時候,我竟然忍不住將第1集與第29集中男主角的正面局部放大來比圖,證明我的感覺沒錯,畫家畫風進步甚多。

有些跟漫畫有關的事情,往往讓我覺得很有趣。有些漫畫家即使創造出成千上百個角色,但他就是有本事讓每個角色的圖象都能十分鮮明,像尾田榮一郎的《海賊王》;有些漫畫家卻是他筆下所有男/女主角(不管是同一部還不同部作品)都長得一模一樣,像青山剛昌(《神偷怪盜基德》中的基德和《名偵探科南》中的工藤新一、服部平次);有的漫畫家則是創造出個性鮮明的角色,像井上雄彥的《灌籃高手》,可以想像如果櫻木或流川楓出現在現實世界他們會說出什麼話來。漫畫家好像沒有絕對的師徒制,可是我們有時候可以得知A是B的助手這種事,譬如說尾田榮一郎(《海賊王》)就曾經當過和月伸宏(《神劍闖江湖》)的助手,小花美穗(《玩偶遊戲》)也當過櫻桃子(《櫻桃小丸子》)的助手。另外還有漫畫家互相的交遊,小花美穗跟《NANA》創作者矢澤愛是好朋友,好像曾經互相幫忙趕稿過。而眾所周知,武內直子(《美少女戰士》)嫁給無限休刊又任性愛打電動的冨樫義博(《幽遊白書》、《獵人》)大概是最有名的漫畫家夫妻。不管是連載月刊還是單行本,每次都會留下四分之一頁,讓畫家寫些感想,有時候畫家會分享創作時候遭遇的生活瑣事,有時候則是敘述他如何創造出某個角色。這些事情,以前往往被我看做八卦的,但若對照我們現在課堂間努力想要研究的過往畫家交遊、工作坊運作、創作心境等等,這些又是何等有趣,如果我沒有念藝研所,可能不會意識到。

關於漫畫,還有故事內容的取材和鋪排分鏡等等可以探討(實在也太過複雜),有時候我也常想到現今流行的這些漫畫,到底影響了現在的我們什麼。在極力想要重建並瞭解過往古代畫作的同時,有時候拿那種高規格的觀察眼光看看現在的各色文化,我總覺得很有趣,同樣地,用現在的感受去嘗試瞭解以前,或許前人並沒有那麼難以想像。跟朋友聊起,有人說漫畫有時代意義,但有多大程度的歷史學意義還需要重新考量,認為漫畫還構不成歷史。不過我沒有考慮這麼多,只覺得這個可以放在心裡,或許總有一天吧!

在成功(?)借老師漫畫之後,同學們總算願意回應我的問題:「如果現在要開一個漫畫研討會,妳們要做什麼題目?」但在這裡我要先為大家保密,哈哈。

by ine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