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飆未來:未來主義百年大展】

茲於8月2號此日上午行程至國立中正紀念堂展出之【飆未來:未來主義百年大展】。此次展覽主辦單位有國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中時媒體集團中國時報系、中時媒體集團時藝多媒體,協辦單位則為臺北市政府觀光傳播局。由單位們共同策劃引進未來主義藝術家作品並定展期為2009/7/15~10/11 。由馬瑞吉歐.斯庫迪耶羅(Maurizio Scudiero)掛名總策展人策劃集自義大利三十四處等單位的收藏作品約140多件,撰稿部分則屬Maurizio Scudiero ,另徐芬蘭、李梅齡、黃瑩潔等人則為台灣區負責接手並組織 。展於中正紀念堂的一樓展廳。詳細資訊亦可見於《飆未來:未來主義百年大展 FUTURISM》( http://www.mediasphere.com.tw/futurism/ )

 

一經牆上投射滿是躍動穿梭的雷射光束短道後即進入展場內部,而整個展覽分成以下幾個主題:依分別為「飆未來─未來主義的疾速機械美學 Futurism」、「未來主義創始者 The Early Circle」、「未來主義新世代 The Younger Futurists」、「未來主義抽象派 The Futurist Abstraction」、「未來主義後薄丘尼派 After Boccioni」、「未來主義宇宙航空畫派 Aerodynamic and Cosmic Painting」。各時段皆有幾位藝術家為代表,且依一至兩個分期為一展區,觀展動線顯得清晰有緻許多。

 

展示作品先由幾位 Futurism 的創始藝術家及歷史脈絡回溯淵源。始自義大利詩人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 (1876-1944)於Milan發起Futurism運動1909年2月20日又於法國巴黎Figaro報發表了第一次《未來主義宣言》(Futurist Manifesto / Fondazione e Manifesto del Futurismo),直至今2009年則為未來主義正式成立之100週年,世界各大美術館則舉辦大大小小之回顧展,而此次經由幾主協辦單位引介來台亦共襄盛舉。

 

展出有:如同時為雕塑家之Umberto Boccioni (1882-1916)、Carlo Carrà (1881-1966)、Luigi Russolo (1885-1947)、曾有一精采的「虹光互滲」(Iridescent Compenetration)系列作的Giacomo Balla (1871-1958)、Gino Severini (1883-1966)幾位主要的未來主義先驅藝術家,亦有後來延伸承襲未來主義理念並進行發展的Fortunato Depero (1892-1960)、Achille Funi (1890-1972)、Roberto Marcello Baldessari (1894-1965)、Julius Evola (1898-1974)、Mario Nannini (1895-1918)、Enrico Prampolini (1894-1956)、Pippo Rizzo (1897-1964)等二十多位藝術家。

 

而在未來主義發展的過程間,也發表了甚多不同的宣言,如由Boccioni 負責草擬、Carrà、Russolo、Severini 、Balla等人共同簽署的《未來主義繪畫技法宣言》(La Pittura Futurista Manifesto Tecnico,1910)、Boccioni的《未來主義雕塑技巧宣言》(Technical Manifesto of Futurist Sculpture / Manifesto della Scultura Futurista ,1912)、建築師Antonio Sant’Elia(1888-1916)的《未來主義建築宣言》(Manifesto dell’Architettura Futurista)、Balla與 Depero於1915年共同簽署為將未來主義藝術帶入其他應用藝術領域或生活等之《未來主義的宇宙復興》(Ricostruzione Futurista dell’Universo),至將未來主義題材由陸上交通或機械擴展至航空工具方面與視角的《航空畫宣言》(1929)等除了繪畫、攝影上之藝術表現外,其觸類旁通的領域也涉及戲劇、舞蹈、文學、音樂、建築等。

 

未來主義畫家所使用的繪畫技法和原理主要來自「同(共)時性」(simultaneity),即於將運動中的對象物之動作、步驟、影像或藝術家本身記憶、情感、聯想中結合成一體展現行為。同時運用分析立體主義 (Cubisme analytique / Analytical Cubism)技法等表現。亦有受Georges Seurat (1859-1891)的「分離主義」(Divisionism)點描法表現而影響並加入未來主義表現要素的。甚有與綜合立體主義 (Cubisme synthetique)一般於畫面納入文字(立體派利用文字為造型,而未來主義藝術家利用文字的聲音,即聯覺作用)或拼貼(collage)的(報刊上印刷之文字等)。而表現筆觸有時亦以斷斷續續、具方向性的短截線條來達到畫面視覺構成上的動態感。

 

此次未來主義大展更展出幾件以藝術家所繪之設計圖所製作的未來主義服飾令人印象深刻,以及雕塑作品等,再者也可見其中幾位未來主義藝術家不僅於畫面上表現未來主義理念外,更可見於作品之外框,亦是不同凡響,搭配繪畫表現所設計的畫框更顯的形式統一而有新意。未來主義的藝術後來卻因成員右傾的政治立場而為人詬病,直至1915年義大利參戰,而1916年Boccioni等在戰爭中殉難,未來主義亦將近尾聲。而接下來則由後繼者持續發展,故此次展覽也著重於一次戰後仍持續的幾位未來主義藝術家。如展覽分期之「未來主義後薄丘尼派 After Boccioni」、「未來主義宇宙航空畫派 Aerodynamic and Cosmic Painting」。尤其「未來主義宇宙航空畫派 Aerodynamic and Cosmic Painting」也可見到許多未來主義藝術家所著重的題材與視角轉向由乘坐航空工具而俯瞰的壯觀場面,隨著機具的翱翔,面對俯瞰而生的速度感所造成的動能之表現。

 

 

【參考書目】
徐芬蘭,《飆未來:未來主義百年大展 導覽手冊》(臺北市:時藝多媒體,2009)
Herschel B. Chipp編著,余珊珊譯,《現代藝術理論Ⅰ》(台北,遠流,台北,1995)

亦可詳見於筆者部落格文章<記2009年8月2日參觀【飆未來:未來主義百年大展】>,《運籌帷幄的藍圖》( 網址: http://blog.yam.com/Cweiyen1989 )

 

 

 

by  C. W. Y.

廣告

One thought on “觀【飆未來:未來主義百年大展】

  1. 昨天去看這個展覽,今天查wiki,方知到這個運動後來右傾,與義大利得法西斯運動合流。我並沒有注意到,展示文字上寫了這個。我覺得這個展覽並沒有把它的歷史脈絡交代清楚。現在回想起Carlo Carrà那個騎士圖,更有味道了。那個紅色的矛頭上似乎寫著“我愛義大力!“它處有“戰鬥主義“,“英雄主義“…

    把一些“前法西斯“的咚咚,從它原有的時空剪下來,拼貼到Generalissimo 蔣的屁股底下展示,這是冊展人的巧思嗎?各位,有沒有人記得老蔣很刻意的摹仿法西斯的那一套儀軌,搞出萬民“擁戴“的半吊子法西斯? 也許大家都忙著飆未來(天佑股市再漲幾個月,讓我解放吧!)對中時集團的利潤倒是頗有貢獻。

    看這種現代的抽象畫,事實上比看古代的具象畫容易欣賞。時空相近,尤其是這次展覽,它的繪畫思想與技法就是擺在那。其實有的畫似乎相當粗造,感覺上畢卡索的畫優美的多。我覺得這些作品要放在歷史中當文件來閱讀纔真的有趣。遺憾本次展覽沒做好。

    至於未來主義要如何與法西斯的古典主義接軌呢?怪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