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傅鐘

前言

   這篇文章,原是出自去年(2008)由石守謙教授指導的藝術史研究實習課程中的校園公共藝術報告,在製作過程中,由於感到對傅鐘的實際了解愈發之少,因此持續發展研究。在這之中,要感謝石守謙老師、陳葆真老師、謝明良老師以及黃蘭翔老師的指導與鼓勵,感謝臺大校友雙月刊林秀美小姐、總務處文書組檔案股、人事室、校園規劃小組、總務處營繕組、圖書館特藏組、校史館、國防部李嘉恩中校、軍備局檔案室,以及感謝陳振川老師、康有德老師、崔柏銓老師。本文的詳細全文將發表於今年的《臺大校友雙月刊》11月號,尚有不足之處,懇請讀者指教補充!

 

摘要

     本文的探討重心,為傅鐘從紀念、生活作息的角色,走向大學生精神象徵與公眾文化景觀的身分轉變。
    自1950年12月20日臺灣大學校長傅斯年逝世後一年間,出現了一群熱衷的紀念物建立者,傅鐘即為其中一項由學生提議、校方積極採納意見而推動設立的 紀念物。傅鐘最初的正式全名,叫作「傅故校長紀念鐘」,官方在寫公文時提及,一律簡稱「紀念鐘」;真正出現「傅鐘」的稱法,約莫要至1960年代,但也只 是學生之間多元稱法中的一種選擇,而校方則至1980年代才能於公文中看見「傅鐘」的稱法。
  在當年推動的諸多紀念物中,實為後起的「紀念 鐘」,其地位漸漸超越了其他與傅斯年本人更有直接形象關聯的紀念物,但是1960年代及其後的學子,漸漸不像起初十年,還能透過校方積極的紀念活動接受與 感受到傅斯年逝世、使臺大痛失學術與教育巨舵的悲痛意義,他們知道傅鐘與傅斯年相關,因為無論理學院還是文學院或是其他各學院,都聽著傅鐘的鐘聲上下課; 傅鐘的存在,本來就是生活中很理所當然的一部分,這個時期的「傅鐘」一詞,多用於「臺大生活」的中性代稱。
  1970年代開始,傅鐘下陸續有懷 抱著不同議題,以及不同詮釋角度的人前來靜坐,他們關心的範圍有校園、有社會,有民族主權、民主自由或人權等等;更有雖起自相同事件與目標,但各自又有不 同理念與理由而聚集在一起的人。這時候待在傅鐘下的學子,多半已不再為緬懷細數故校長事跡行誼而來,也不再沉浸於死亡的傷感中,他們從傅鐘擷取屬於自己的 理想,如同傅斯年生前在國民黨白色恐怖下要維護民族氣節與自由學風的雙重特性,傅鐘成為了一種能各供所需的精神詮釋載體,這是傅鐘在1970、80年代被 政府監控的臺大校園裡,具有張力又極其重要的意義塑造階段。而1981至1982年間,臺大訓導處主辦了一場校徽徵圖競選活動,由於校徽運用在許多辨識 「臺大」身分的場合或物件上,傅鐘就此真正名正言順的成為臺大的象徵物。
  2002年校方再度整修傅鐘,即為我們今日眼前所見的傅鐘亭座樣貌, 不過鐘體和鐘架仍保持1964年重鑄後的狀態。現在的傅鐘,最明顯與過去造型設備不同的兩處,第一是增加鑲嵌了傅鐘簡史說明牌,第二是在基座平台上,設置 了方位標誌。陳維昭前校長於2002年9月23日鑲嵌在短柱上的簡介牌上,大標為「傅鐘」,副標為「一天只有二十一小時,剩下三小時是用來沉思的。」內文 這麼寫:「民國三十八年傅斯年先生擔任本校校長,奠定本校發展碁石。本校為紀念傅校長的貢獻鑄造了傅鐘,而傅鐘也成為臺大的精神象徵。傅校長的思維哲學正 是傅鐘二十一響之來由。」但是,傅鐘響數在歷年來有諸多版本。傅鐘第一次敲響的時候,是為了55歲的傅斯年敲55響的,接下來的一二十年間,極少人特別記 得自己所聽的上下課鐘聲究竟是敲幾響,也沒有人特別說明與在意響數的意義。而方位標誌的設置概念,來自於臺北市的公共場所道路方位指標,因此,2002年 再度整修傅鐘,也可說是近年臺大校園文化如何被放在公共脈絡的代表起點,這是傅鐘在這個時代所產生的另一種新指標意義。

  

by 「大福與小福」團隊

廣告

10 thoughts on “探索傅鐘

  1. 我想知道二十一響的事情…
    上學期吧,還是有看到傅鍾前有靜坐抗議(男舍拆除?)
    我在想哪一天如果我要在學校抗議靜坐的話,會選哪裡。
    A 圖書館門口
    B校長室門口
    C傅鍾下
    D大門口
    NTU’s next top view 。(我好像過high了= =)

    • 我會選傅鐘下,因為八零年代中期最早的學生運動者都在此靜坐抗議。我第一次見到李文忠,就是他在傅鐘下抗議被三二。

  2. 這個題目很有趣ㄟ,
    我很想知道當初傅鐘決議設置的過程,
    像是哪些人決定的,
    又為何設置在這個位置?為什麼不是設在傅園?
    還有據說當初聯勤兵工廠也為成大造了一口鐘?
    另外,如果能找出歷年來以傅鐘為抗議場地的學運或抗議活動,看看傅鐘被賦予何種意義或者當成何種象徵?
    例如,我記得某位鄭姓女學姊立委,當年被民進黨開除黨籍(?)時,就是跑到傅鐘前面哭訴(誤?)…開記者會…
    另外,據說台大新總圖那座「鐘樓」,原本校方是有意用以取代傅鐘的地位?
    這應該也很有意思…

  3. ines
    臺大如果要排校園之七大不思議,傅鐘21響必定為其一是也
    (謎)

    艾瑞克真是厲害!
    「傅鐘決議設置是哪些人決定的」
    「為何設置在這個位置?為什麼不是設在傅園?」
    「當初聯勤兵工廠也為成大造了一口鐘」
    「傅鐘被賦予何種意義或者當成何種象徵」

    這些在校友雙月刊11月號全文都有進一步的說明喔~~~!!

  4.   看了艾瑞克的提問,想到有些可以補充與分享一下的事情~
      其實,大小福還沒解決的問題,確實尚有關於「大學與鐘樓」的傳統,我們只初步看了一些西式大學的鐘樓,所以還不敢貿然寫進文章裡。西式大學裡,多是那種大大鐘錶的鐘樓(如果跟一開始的大福一樣不太有概念的,請想像一下英國大笨鐘),而非像傅鐘這種獨立鐘亭和能被敲響的樂器(?)鐘,但當初改制歐美學制、致力西化的臺大為什麼會鑄成那個樣子呢?因為設計師已經去世,設計圖也還沒找到,所以目前也無法好好解釋,有待之後繼續努力。
      不過,臺灣年份比較老一些的大學,若有校鐘,也多是屬於這種以聲示時的鐘型(有的是轉軸式的搖鈴),例如臺師大現在展示在該校總圖入口的「自由之鐘」(據說是日殖時期鑄造的?)就是那種要旋轉某側把手,才能搖出聲的報時鐘鈴;而成大的鐘則跟傅鐘一樣,甚至還可說是傅鐘的雙胞胎(國防部的李中校曾推論說可能是用同一個內範鑄的),如果有機會到成大去的朋友,可以找找成大的鐘,一定會嚇一跳,因為除了上面沒有傅鐘的「敦品勵學愛國愛人」之外,其他的圈線、造型都一樣喔!(只是成大的鐘已經很久不敲了)
      最後題外話是,在做這個報告的四處調查過程裡,有一個常常被問到的問題是:「傅鐘算是藝術品嗎?你們為什麼要研究它?」我的修行還不夠,每次回答都不夠精闢,也不夠令人滿意,對臺大人來說,傅鐘很重要,但對與臺大沒甚麼關係的軍人來說,它頂多只是一顆受託鑄造的鐘,而且還被覺得有點醜醜的(……)。

  5. 感謝大福與小福的這個討論,我覺得真的非常有意義而且有趣。晚上10:30我從圖書館出來,騎經傅鐘時,竟然覺得今天的傅鐘特別不一樣,好像圍繞著幾十年的片片段段,鮮活了起來。我想,這就是藝術史研究之所以必須存在的意義之一吧!

  6. 非常期待看到全文啊
    前一陣子傅鐘旁邊的樹被修剪矮了
    聽說是因為有專家建議
    要突顯傅鐘本身造型的關係是嗎?
    由此想到,傅鐘的周邊設施(?)與景觀,
    可曾經歷過哪些改變呢?

  7. 好棒!大福小福們。很期待全文。這個什麼台大校友的刊物,在哪裡可以找到ㄚ?因為還沒有看到全文,請容我先提一些自己的好奇。

    到底傅鐘和傅園有什麼關係哩?據說原來傅園門口有一鐘,是指什麼?

    後來台大對這兩處的規劃,是不是就都分開處理?

    談到傅園,我自己一直很怕傅園,因為大一就被警告,如果進傅園,一定會被當。(我真的不敢進去,….)現在想想,當初放這個消息的人,心眼實在很壞。一定是怕我們這些純情大學生,太早接觸「自由主義」。

    這,接著另一個好奇心是,你們有沒有調查大家(不同年代的台大人)在台大所聽到關於傅鐘的不同傳說呢?

    以前,我有聽到,如果半夜十二點………,我的好奇是,這些傳說與謠言,是否都有不同的時代意義?

    大福&小福,雖然不清楚你們是哪些人,總之,做的好。超級符合傅斯年的名言「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

  8. 剛剛搜尋了一番

    http://www.alum.ntu.edu.tw/wordpress/?page_id=3390
    雙月刊可以在這裡下載
    (但收有這篇文章的11月號還沒放上來)

    如果我的資料沒錯,傅鐘和傅園當初是同一個時期建好的,但是沒聽過流連傅園就會被當的傳說耶(只聽過情侶去傅園容易分手…不過中文系的柯慶明老師曾在某訪談說,他年輕的時候都窩在那裏讀書呢)

    關於傅鐘的傳說我也感到很好奇,目前只聽過數完二十一響就會被二一,想必給不少學生留下奇怪的印象了…

    這種校園傳說的流變,探討起來好像真的滿有趣的,看了這麼多網友問題分享,原來還有這麼多待解謎團,忽然感到果真是生也有涯、知也無涯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