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說,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

相較於我的藝術史同窗,我勉強算是「有」創作經驗的人,但這種經驗說來令人臉紅,不過曾買過樣式較多的毛筆、畫過幾張畫而已,我既不會寫書法、看不懂較草的字,當然更不會刻印章。這樣膚淺的創作經驗卻讓我在別人問說:「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時,逃過一劫。但這個問題對於「做藝術史」的人而言,卻像個魔咒般,如影隨形,揮之不去。難道沒有創作經驗,真的無法從事藝術史研究嗎?我認為,這個問題卻實值得深思,卻絕對不是障礙。

當年引領我進入藝術史學領域的,其實是我的裱褙老師,在我正要開始學習藝術史時,我曾問過他類似的問題,他給我的回答是:雖然我們沒有創作經驗,但仔細「感受」卻會幫助我們理解藝術品。也就是面對所有作品時,必須細膩、深刻的觀察。例如以一張畫來說,我們除了要注意畫家畫了什麼之外,更要去感受他用筆速度的快慢、用墨的乾濕、紙張吸不吸水等細節,而進一步去問這種速度的用筆、用墨的層次,是否令畫家在表現題材時,產生了什麼樣的特殊效果或成就。後來我發現,裱褙老師的說法,與我的藝術史老師們所強調的,是同樣的事。但這種細膩的觀察,並非所有藝術家都做得到,用佛家的話來說,這可說是一種「知識障」,因為有創作經驗的人往往以為自己很理解,因此他們面對作品時,反而經常忘了去深刻感受畫家的用意及畫面的表現,但對從事藝術史研究的人來說,這卻是我們最基本的功課和最重要的能力之一。並且創作界對於每件作品的意見,也未必有「統一」的標準,這大抵與其師承、個人理念有關,就這點而言,其實也和藝術史研究者在面對作品時,會有各自的關懷、選擇與解釋是一樣的。也因此,當有創作經驗的人來質疑我們對於某張畫的解釋有誤時,這裡面根本存在著許多的討論空間,我們若能說清楚自己的觀察和解釋,我想應該足以挺起胸膛面對別人背後帶有「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之質疑的。

但若要我列舉「有」創作經驗的好處是什麼的話,我想最直接的就是知道這些色彩的名稱(如花青、藤黃、洋紅等)、如何調配、如何基本使用材料、裱褙的基本認識等等。我覺得做藝術史研究的人,對這些基本問題若能有認識的話應該不錯,畢竟我們每天在看畫,總會好奇畫家是怎麼「畫」出這件作品,並且注意材料對於理解作品也會有一些幫助。而要認識這些基本知識並不難,找書看或找人問,一下就可有基本理解。若要從比較功利的角度來看,這種認識也可讓我們在面對創作者時更為容易,因為至少我們之間有了共同、可溝通的語言。

現在的研究角度十分豐富多元,對藝術品的認識之外,往往還涉及更多的專業領域,而我們曾學過的各種知識,歷史、中文也好,創作也罷,這些對於我們的研究都會有意想不到的幫助。至於一位好的創作者,只具備技術也是不夠的,必然他還需要具備其他的能量來豐厚創作,否則蘇東坡也不會直到現在還是創作領域中的一個典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創作者和藝術史研究者好像總是無法溝通,各有各的傲慢,但這雙方其實都是藝術世界中的重要成員,合理說來應可共存互助才是。因此若某日,當創作者僅以其領域最基本的「技術」來質疑藝術史研究者時,我們若能積極把握機會與對方溝通,也許「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的魔咒,將就此解除,更進一步或可創作雙方交流的平台。

 

 by Viz1999

 

 p.s. 我雖勉強可躲過「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這個問題的困難,但對我而言更為「兇狠」的問題是,幾年前被一位擔任策展人的好友當面指出:我們(創作者)根本不重視藝術史研究者的意見時,我啞口無言,無法應對。我不想將問題停留在「藝術史領域也不需理會創作者」的回答上,因為這種與創作者相同的傲慢根本無法解決問題,並且友人的「恫嚇」也給我機會,讓我陷入長時間的思考之中。直到半年前,我終於得到一個讓自己比較滿意的答案,找時間再與大家討論了。而上文關於「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的討論,只是我個人的一點想法,也希望藉此機會,能聽到大家對這個問題的意見。

廣告

5 thoughts on “他們說,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

  1. some quick thoughts.

    把「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這個論題代入其它歷史研究領域的話,會不會出現以下的問題?

    不會做古文怎麼做文學史?
    不會種田怎麼做農業史?
    不會打仗怎麼做戰爭史?(我覺得這個問題最亂入)

    這些代入的結果可能有的有點瞎(例如不會種田怎麼做農業史),有的超瞎(例如戰爭史)。那麼,「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難道跟這些問題一樣瞎嗎?或者,這個問題比較不瞎?

    如果這一類的問句裡,有的瞎有的不瞎,那麼,區辨「何以瞎何以不瞎」的過程,將會有助於我們釐清「藝術史所務為何」、「這些藝術史之所務,跟創作的關係何在」。同時,藝術史也不是鐵板一塊,怎樣的取徑與創作經驗緊密相連,怎樣的取徑並不需要創作的經驗,也是一個可以區辨的問題。理清楚這些問題以後,或許「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會變成一個不難回答的問題。

  2. 真的很瞎。

    或許是我的錯覺,總覺得在上述的帶入問題中,「不會創作怎麼做藝術史」最常被提出。

    有沒有可能,過去有一陣子,藝術家都跨行做藝術史,一直到「藝術史」竟然獨立成科之後,這個本來不是問題的問題就成為「問題」了。

    不過,良心話說,掌握藝術家的創作技巧(我覺得至少要能有基本知識與「動手」的一些經驗),確實有助於深入藝術史所關心的某些問題。因此,這個問題,也牽涉到藝術史課題的類型。

    只是,這個部份,我其實也想不清楚,真的有藝術史的課題可以脫離藝術家的技巧而存在嗎?

    期待智者指點!

  3. 不知道瞎不瞎。
    那如果反過來問呢?
    那不懂藝術史的創作者怎麼寫藝術史?
    還是誰都可以寫藝術史?誰都可以寫歷史?
    甚至誰都可以作藝術評論?

    繼續這樣思辨下去,這類問題當然會有好些層次
    但藝術史發展至今,其實不完全集中於藝術創作技巧部份,這是很明顯的。
    所以,這個問題或許可以換個方式來問,
    即藝術創作經驗能對治藝術史學者有何助益?

  4. 我同意艾瑞克的看法。這取決於如何定義會不會與創作,難道只有職業藝術家才會創作?他們只是以創作為業而已,並不壟斷創作經驗與會不會的能力問題。會不會的問題並無標準,至於創作經驗,只要受過學校教育的人都有創作經驗。因此,問題只在於個人研究的藝術史課題是否需要深度的創作經驗,某些課題確實需要,如果需要,研究者必須盡量去克服,就像某些課題需要外語或人類學一樣。藝術創作的經驗與知識只是藝術史研究必須了解的選項之一,不是全部。

  5. 我覺得『有』過創作經驗,對於進行藝術史或藝術理論的研究視野會比較寬廣一點。

    但『不「會」創作,就不好做藝術史研究』這種論調很奇怪呀
    或許創作有好有壞
    但我不覺得創作有什麼『會』或『不會』的。

    怎樣才算『會』創作?
    難道像考汽車駕照一樣
    有個考官坐在旁邊看你會不會倒車入庫

    這透露一種藝術專業化的精英思維
    還不是人人都能搞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