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史的「散策」?

最近許多人對「98高中歷史課綱」頗為關心,也開了一個「98高中歷史課綱‧大家談」的網站 [ http://98history.blogspot.com/ ],讓大家一起集思廣益。

剛閱讀完周婉窈老師寫的「高中臺灣史教學散策」的第一篇「李旦與顏思齊」,覺得其用心與示範十分精彩。而「散策」的撰寫緣起,是因為周老師有鑑於許多高中歷史老師過去未曾學習過台灣史,在教學上恐怕有些困難,因此她希望盡其所能,先「潦下去」,透過一些小題目,提供一點研究訊息,因此從3月9日開始了第一篇的「散策(意即:不成系統地獻點小策)」,也希望藉此拋磚引玉,期待台灣史界的研究者一同參與。                                   [ http://98history.blogspot.com/2010/03/blog-post_09.html ]

「98高中歷史課綱」目前所遭遇到的難題讓我想到了藝術史教育,我心想,我們這個學科大概永遠都不會有人需要參加「課綱委員會」一類的組織。關於這門學科是否「邊緣」,不是我所關心的,畢竟再如何邊緣的學科都有其存在的必要,因此邊不邊緣就理想上來看的話根本不是問題。不過與此相關,也是讀完周老師第一篇「散策」之後,我在想的是,倘若我們要寫一本可以讓關心藝術的人受用、讓藝術史入門學生有所助益的《中國藝術史》的話,該如何寫?剛巧目前我正利用一些散的時間,閱讀宮崎法子老師2003年的著作《花鳥‧山水画を読み解く-中国絵画の意味》(角川書店)。整本書我還沒讀完,因此還無法有一個全面的看法,不過這本書顯然不能歸入嚴肅的學術著作,因為書中幾乎沒有註、所談論的內容也十分廣,但宮崎老師用很簡單、整理過的三言兩語娓娓道出中國畫史的發展軌跡,我覺得讀來很有意思,也不會太嚴肅,似乎可以在看完全書之後對中國藝術史有一個基本的瞭解,只是不曉得這樣的內容對初入門者是否太難?此外書的尺寸也很方便攜帶,在捷運上就很方便閱讀。

當然,宮崎老師的著作是否是最合適的作法,還可討論,回過頭來我只是在想,與台灣史一樣,藝術史的教育是很多人在就學過程、甚至其一生都很難有機會接觸到的,既然如此,我們有沒有可能也可以有一些藝術史的「散策」呢?

by viz1999

廣告

4 thoughts on “藝術史的「散策」?

  1. 其實我小時候就很期待
    書包裡裝的課本不是什麼
    國文/歷史/物理/數學/英文…

    而是
    大象(一門能夠充分讓我學習到大象這種動物的所有知識, 如何和大象相處, 幫助大象分娩, 發現象牙墳墓群, 如何畫出好的大象以至於鄰居都會稱讚我)

    或是
    如何讓同學喜歡我(一門讓我的人際關係發生奇妙變化的課程, 分兩個層次: 一個是避免同學霸凌我, 一種是讓我心愛的班長喜歡和我一起去倒垃圾, 回來時, 髒手牽著髒手…)

    貧民百萬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中的主人翁
    他回答正確的12個問題
    是他學到的12種生命體驗
    或許過於奇妙巧合
    但是
    學習若是這樣的方式? 有何不可?

    一定得有系統的學習?或許應該整個重新思考

    • 我的夢想課程雖然不一樣,但從小我也希望在學校課程之外有其他的課程。例如:如何去旅行的課程;如何看天上星星的課程;如何給予與得知別人內心訊息的課程;維多利亞時期的女性如何穿著。

      不是沒有系統的學習,但此系統與正式的學校教育不同,據說森林小學等體制外學校的課程即是如此設計。

      人類學對於這些另類的知識傳統的研究最讓人神往,例如研究南太平洋小島上的原住民如何在沒有現代科技下駕著原始的小船,航行千里。或例如,非洲的原住民如何分辨動物的味道,日本漁夫如何稱呼海產魚類的名字。

      不管是散策還是全套,知識最後總會匯聚成系統,只是學習方式不同,匯成系統的方式不同,可能系統本身也不同吧。

  2. 就我來看,如果想要根本地改變中學歷史教育,有幾件事情是應該認真考慮的。

    第一,增加教材篇幅,讓受課內容更豐富。當今台灣中學歷史課本的篇幅,和大學、研究所的閱讀份量有非常大的差距。為什麼相隔一個暑假,大學可以那樣教,高中卻不行?為什麼我們要假定高中生只能接受簡化、幼稚化的教材內容?

    第二,參與教科書編纂的學者應該實地在課堂上參與高中歷史教育,或許去中學教學一個月,甚至一個學期。擁有了第一線的實務經驗,才能深入瞭解中學教育,並編纂出務實的教科書,設計實用的教學方針。

    第三,則是考試方式的改革。對此,我目前仍然沒有具體的想法;然而,可以輕易得到的觀察是:考試題目與教科書白紙黑字內容之間的關係,仍然綁得太緊,沒有實現一綱多本原有的立意。

    最後,其實我的夢想是:我希望有一天,歷 史學 博士能夠心甘情願地去中學教書,真正投入歷史教學之中,並且可以同時進行研究,在一流期刊發表自己的成果。我想,如此一來,學術界與教育界的關係,以及中學與大學之間的關係,才有可能正常。

    但回到美術教育的部分,過去也曾聽中學教書的朋友提到,課綱設計與實際教學之間差距不小,也許歷史教學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或者每個學科都有類似的問題吧!

  3. 這學期因為一些機緣的關係,有機會帶大學生的討論課。我的感想是藝術史倒也不是那麼冷僻遙遠,一般人會有興趣或想接觸,但他們所謂的接觸其實是就只是「接觸」而已,並沒有好好去思考他們到底看到甚麼XD

    現在知識太容易取得,我看到的狀況往往是「知道」畫家乃至於畫作的一些事情,卻不是從視覺出發。既然藝術是一種訴諸視覺的表現,當然要從觀看出發,而我們學科觀看畫作的方式,蠻能引人入勝的,這是我們的長處。所以在我看來現在的狀況還有蠻多可以開發、提升之處,這跟大多數人看法很不同,也可能是我太樂觀。也許更有實務經驗的人士可以來分享!

    以這樣的角度出發,我覺得就學校體系來說大學的通識教育很有可為,如果老師願意投入課程設計與教學,那就很讚阿。(高中的美術教育好像就蠻自由的,但是我高中老師超懶惰,我沒學到甚麼。另外中學的美術教育在升學壓力下,並不被重視也是目前難以解決的問題,所以短期看來大學比較可為。)但實際上也有很多困難拉,因為體制上大學老師投入教學不能幫助升等,大家需要拼命寫文章發表。該怎麼健全整個環境,還有很長遠的路要走。不過就現有的資源和制度,設置討論課和TA是不錯的,老師課堂的教學,透過小組討論可以由研究生再延伸、深入發揮,研究生可以分擔老師教學的負擔,有場域磨練和學習,而不至於都關在研究裡面,對一般狀況不了解。所以,要說近一點而可能施行的,我個人認為就是~系所開設在大學部的課應該嘗試設置討論課,由碩士班高年級或博士班學生來帶領。一方面或可收教學相長之效,另一方面也是從質和量來提升、擴大藝術(maybe潛在)的觀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