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畫中的故事性

為什麼有些繪畫,會給人一種畫家在對觀者說故事的感覺呢?國立故宮博物院的《清院本清明上河圖》的畫家,就讓人感覺他們在對我們說故事。

《清院本清明上河圖》中有許許多多的細節,每個細節主要可說是由一群群的人組合而成。一開卷不久的大紅花轎,暗示著這一天就是個大吉大利的好日子,在這個日子中,許多人正快快樂樂地度過這一天。大紅花轎的行列前端,幾個拿著像是燈籠、牌子的執事們,他們將燈籠(?)舉得歪七倒八,身體也互相回轉、顧盼,似乎邊走邊聊著天。他們在說什麼呢?

戲臺前的人群,有的抬頭認真盯著戲臺上的角兒,有的交頭接耳。而戲,好看到什麼程度?後方有位文人(或富貴人家)打扮的先生,即使站在椅凳上,也要讓小僕舉著傘,伺候他看戲。前面好人家的婦人可能出不了門,為了看戲,也紛紛爬上家中的木臺子,登高遠望,但看的不僅是戲,也看周邊的人們。當然旁邊還有人可能為了搶板凳打起架來,還有人搬著長板凳趕來看戲。總之,畫外似乎可聽到角兒的對話以及台下窸窸窣窣的聲音。

這種「對話」的感覺充滿著整幅畫面,每組對話的人們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透過他們的姿勢、眼神,卻使觀者好像可以聽見他們的對話一般。既然「覺得」可以聽到對話,就好像聽到了許許多多的故事一樣,這些故事,就從畫上人們的姿態中流泄出來。

一張畫,說著這麼多的故事,但當畫家在設計每個細節時,難道只想到稿本中一個個的「樣子」嗎?我想絕對不只如此。畫中的細節太多也太有趣,想來畫家在設計這些細節時,可能也是交頭接耳、你一言我一語地設想如何將人世間的各種人物個性、情節移入畫面。也許他們在畫畫時,也同時在設計對白呢!

那麼究竟什麼是「國泰民安」?或者說,畫上所要呈現的是什麼樣的「國泰民安」?我覺得好像是,在一個良辰吉日中,由漂亮乾淨的色彩與西式畫法所架構出秩序井然的美好世界*,與生活於這個世界中的人們。這些人不是皇帝囊中的「紙娃娃」,而是活生生的人,他們有自己的生活、性情與故事,且人人有工作(即使是乞丐),又百物暢通。這是一個良辰吉日,且是一個「永遠的一天」。

不過這種故事性,並沒有出現在所有類似畫題的畫作中,例如《慶豐圖》(國立故宮博物院藏)。為何《慶豐圖》無法展現出一種活潑的故事性?似乎是因為畫面的建築全是雕欄畫棟的宮殿群,穿著平民衣裳的人們怎麼樣也與這個美麗而刻意**的宮殿無關,他們不可能住在那裡,也因此他們就像是偶然被叫來的臨時演員,在畫上比劃比劃而已。事實上這種缺乏故事性的作品,「畫稿性」也越強,亦即畫家只在意將畫稿中各種適合的姿態挪到畫面上,大抵也「不假思索」,只要呈現出看似歡樂、國泰民安的「樣子」即可。

關於《清院本清明上河圖》的研究很多,大抵上面提到的細節許多研究者都已經指出,我只是於此簡單提出一點個人觀察的心得而已。而為何,《清院本清明上河圖》的作者要沿著一條河來說故事,不沿著一條路呢?古代的長卷繪畫似乎多是如此安排畫面,除此傳統的沿用之外,是否還有其他深意?

by viz

*尤其是路邊販賣字畫旁的前、中、後景屋子,特別好看。這種秩序井然,大概是西方畫法進入中國之後才可能的表現。

**這種刻意感,尤其突顯在強烈的色彩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