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L君

從年初至今,陸續上過一些書法名師的講座。當然最能引起共鳴的講座,就是準備充份、講解認真,並且努力批改作業的上課內容。但奇怪的是,在這些不下十餘位的名師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講座,卻是只上過半堂的L老師。那次上完L師課程的感想是:還好只去半節。

時光飛逝,這個暑假又再度與L師相遇,腦中輕易也迅速地回想起上次那半節課。我想上次只上一半,就算有什麼批評,也只是一半的意見而已,這次姑且當作一堂全新的課程,仔細聆聽一下吧!也許是上午L師在其它地方的課程已經消磨他大半的精力,解說書帖的歷史時,沒有多久就主動休息了,不過L老師依然不改那些自我感覺極好的論調,例如:剛剛主持人介紹我豐富的資歷,連我十分之一的好都沒說到、二王的許多細節是很多人都不清楚的,這沒有讀個十幾本書是根本找不到的……。說實在的,這些俚俗的口語加在講課之中,聽起來挺有趣,也很幽默,但這種自信若是與書藝高度連結,卻是大有膨風之感,甚至有些獨斷的味道。例如:某位渡海來台的書法家,只承認我是他唯一的學生,可想而知,我的書藝有多驚人了!那些只會說你們寫得不錯、不錯、很好、很好的老師,都是在騙你們的學費,或是:寫行書不宗二王之風,能看嗎?……。(註一)

畢竟這是書法講座,說法如何,底下的聽者自有評判,最可靠的判準還是手上功夫,當然以L老師的自信,自然是奇高無比,這種席間揮毫對L師而言,的確也是家常便飯,不過明眼人應可輕易辨出在家書寫的作品是遠優於即興一揮的。但有更甚者,在這次的揮毫中,似乎出現錯字,(註二)或許L師真的累了~

說也奇怪,看完他這些即席示範,我突然有想認真寫字的衝動,真奇怪!

by 土司

註一:若行書唯宗二王之風,那白謙慎教授所提到「娟娟髮屋」的作法,就毫無容身之處。

註二:書寫內容為「開張天岸馬,奇『逸』人中龍」,L師將之錯寫成「異」字。本書內容是由一位學員臨時出題,L師在想像佈局之餘,口中不斷唸到:想出題考我,還好我是有實力的~~。經網路搜查,也有大陸人是寫成「異」字的。不過傳為五代陳摶的刻碑並非「異」字也。

廣告

2 thoughts on “我愛L君

  1. 聽起來你很討厭他?為何是我愛?沒有正式教職在江湖上奔忙靠特殊技藝或才能賺錢的人都是這樣,我從小就討厭才藝班或補習班老師,正是因為這種習氣。可是他們的生存之道,正在於此。

    • 以前有位大學老師告訴過我們:父母或師長有兩種榜樣,一種是值得子女或學生稱頌並學習的正面表列;另一種則是令後輩自我告誡"千萬別跟他一樣"的負面學習。看到了L 君,充分地引發了我奮力遠離那種可怕境地的動力。這大概是我又愛又厭的原因吧!不過,也得承認,這些江湖老手,當然擁有讓自己存活長久的必殺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