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奈良到首爾 觀展心得略談

此趟日韓旅行,大約是我這幾年前往國外看畫的旅程中感覺最有收穫的一次,我想最重要的是,第一次到韓國,且看到了數量較多的韓國繪畫,因此修正了過去我對韓國繪畫的認識。以下,我想粗淺談一下這次的心得。

首先,過去雖然看過一點韓國繪畫,但數量十分有限,也大多不是所謂的精品,因此我心中對於韓國繪畫的面貌以及韓國畫家對於所謂「筆墨」的認識有很大的疑問。這個疑問在於,韓國繪畫(比方許多的《瀟湘八景》作品)往往層次比較單薄,重複性的用筆也比較多,使得畫面顯得不夠精緻,展現出的是較屬於職業畫家的特質。而其對「筆墨」的理解究竟是否與中國畫家一樣呢?但此次從奈良到首爾看了一趟發現,在奈良時所看到的韓國花鳥作品大多與近似毗陵畫風,這樣的畫風出現在日本,不知是否與日本當地的收藏品味有關?因為從韓國當地的收藏顯示,韓國朝鮮時期的花鳥繪畫風格多樣,有些近於明朝宮廷或浙派風格,有些則與毗陵比較密切,甚至18、19世紀之後的花卉與中國海派、金石派畫家的表現更是相似,另外當然也有一些比較屬於韓國畫家自己的表現,因此面貌其實相當豐富。此外品質備受稱譽的韓國畫家如金弘道等,他們的作品在墨色層次或用筆的活潑度上,相較於日本畫家,可看到韓國畫家們所追求的筆墨品質似乎與中國繪畫更為接近,如李麟祥(1710~1760)雖然以用墨枯乾為特色,但他的墨色所呈現出的透明感,一直讓我聯想到董其昌。

整體來說,目前我的初步看法是,就中日韓三地的風格區隔來說,日本畫壇的發展雖然也與中國繪畫十分密切,但或許是隔了一道海洋,也或者與材料的不同有關,日本畫家的表現與對中國題材或畫風的轉化,顯然發展出與中國式表現差距較大的風格,相較於此,韓國畫家的表現與中國畫壇實較為接近(尤其日本畫家的筆墨層次多是一層層加上去,因此會呈現出一種較為平板而具裝飾性的效果,中韓畫家則大多乾濕互疊,而與日本繪畫有顯著的不同),也因此有一個相應的問題是,面對一張不知來歷的作品,要如何區別其出自中國畫家或韓國畫家之手?

此外,我們在斷代時經常使用的「結構分析」,在面對韓國與日本作品時該如何使用?以中國作為一個具體發展的座標軸,將韓日作品加以對應斷代嗎?但這樣的斷代意義何在?

而上面我所提到的中日韓畫風的粗略分別,其實也都還太粗了,因為這裡面還有個人風格的問題。所以究竟是否真有所謂「國際」風格可以加以區分,可能都還得再深入思考。

第二,我想特別提一下呂紀《四季花鳥圖》「秋」。這件作品真的很好,畫家的處理非常細膩、不誇飾,沒有炫技感,而透露出一種文雅的氣質。由於沒有看到其他三張作品,我無法判斷是否此畫品質最好,但透過這件作品,我覺得可以瞭解到為何明孝宗如此喜歡呂紀,除了呂紀畫面中所帶有的各種意涵之外,我想他畫風的文雅與含蓄應該也是一個關鍵。

第三,高麗佛畫大展的部分,十分精彩,所展出的高麗晚期佛畫,非常精細美麗,值得細看。而高麗佛畫的風格個人感覺,似乎與宋元風格較為接近,而與西夏的風格稍有距離。不過,高麗佛畫的裝飾文樣畫法與中國繪畫上所見仍有差別,高麗佛畫的勾勒線條大抵十分工整、比較沒有提按,因此顯得裝飾性較高、且十分華麗。但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對薄紗的描繪,薄紗往往以斜線交叉的方式呈現,薄紗之下還可見到各種文飾,而薄紗看來並不柔軟,顯然畫家對這種質感的呈現是有意識的,也難怪過去似乎有學者認為這種薄紗呈現出的可能是麻料(或者我記錯?)。但因為個人對佛畫理解太少,還沒能有什麼具體的看法。至於10月28日舉行的研討會,討論的內容大抵不脫目前對高麗佛畫的研究成果,報告的學者分別針對贊助者、材料、風格、圖像與經典的關係等不同角度加以闡述,若有興趣瞭解高麗佛畫目前的研究狀況,可參考Lippit, Yukio. “Goryeo Buddhist Painting in an Interregional Context,” in Ars Orientalis 35 (2005): 192-232.

以上,希望還有人補充補充了。感謝!

by viz1999

廣告

One thought on “從奈良到首爾 觀展心得略談

  1. 謝謝VIZ1999的報導!
    目前確認的160件左右高麗佛畫,這次由日韓歐美匯集了60餘件展出。另外也同時陳列了日本Kamakura時代、西夏與中國的宋元佛畫。一方面是檢視三十五年來高麗佛畫的研究成果,一方面由東亞的視點來刺激交互比較思考,可見籌劃者的用心,我覺得是相當精彩而有深刻意義的展覽。

    出發前惡補了一陣高麗佛畫:P
    除了前舉Yukio Lippit的論文外,以下也是便於參考的優秀著作。
    Kumja Paik Kim edt., Goryeo Dynasty: Korea’s Age of Enlightenment, 918-1392, San Francisco: Asian Museum of San Francisco, 2003.
    菊竹淳一・鄭于澤,《高麗時代の仏画》(Seoul:時空社、2000)。
    井手誠之輔,《日本の宋元仏画》(《日本の美術》418號、2001)。
    井手誠之輔,〈高麗仏画の世界―東アジア美術における領分とその諸相〉《国華》1313(2005),19-37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