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唐代花鳥表現的一點感想

1980年代末期出土的法門寺地宮藏品,在當時引起相當大的震撼。此次能親眼看到千年前一件件精心打造、金碧輝煌的佛教文物,才理解到當時以國家為後盾的贊助力量與信仰投入,有多麼驚人。若要我選擇一件最具代表性的展品,我想應該是這件《捧真身菩薩》(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77563605595687),因為祂不僅在意義上及製作品質上,都與唐朝皇室的信仰態度以及法門寺地宮之成立息息相關。

不過,若考慮到與繪畫史較相關的部分,法門寺展就必須與去年日本奈良展出的「花鳥畫-中國˙韓國と日本-」及「正倉院展」放在一起看。透過這三個展覽中器物上的裝飾,或者器物本身的造型,顯示唐代在花鳥主題的表現上真的十分突出,而其中一個很重要的表現,就是對「物象之交纏、層疊結構」的處理,這種「交纏、層疊」的效果,或者可說是在二度平面上試圖展現出三度空間的效果,或者,是一種透過「層疊」的方式來讓平面圖象顯得更具變化、更多層次的處理方式。例如這幾個展覽中的金銀器上花鳥紋飾,鳥類的各種姿態(轉頭、回首、展翅等),往往疊在交纏成各種姿態的花朵枝葉上方(如HIHO MUSEUM藏《鴛鴦文四弁碗》,http://www.miho.or.jp/booth/html/artcon/00000435.htm)。而這種對層次與交疊的興趣,也展現在立體器物的造型上,如正倉院展中的「蓮華残欠」(http://www.narakko.com/tokusyuu/shosoin2010/houmotsu/chld/renge.html ,可惜照片無法顯示其每個角度所看到的變化)。而這種器物上所見的交疊與層次表現,在現藏東博平安時代(11世紀)《十六羅漢像-第十二尊者》(http://www.tnm.go.jp/jp/servlet/Con?&pageId=E16&processId=01&col_id=A10946X&img_id=C0017940&ref=2&Q1=&Q2=&Q3=&Q4=11207_11_____&Q5=&F1=&F2= )的枝幹細節上也可看到。因此看來,唐代對於如何在平面上展現出更多層次變化的藝術手法已經深有掌握,並且這應該也是唐代花鳥紋飾或圖式往往予人一種活潑感的重要因素吧!

剛結束於歷史博物館的法門寺展,即將移師到高雄,有興趣的人不妨趁著到高雄曬太陽的同時,也去逛逛囉~

by viz1999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