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會不會太多?

最近在書局隨手翻到《我們應有的文化》這本書,隨即就向圖書館薦購了。英文初版1989,但在看到2009中文版之前,我完全不認識作者 Jacques Barzun. 看看書裡收的幾篇散文:〈文化:高雅與枯燥〉、〈歷史如今在何方?〉、〈藝術的過剩〉、〈無法解決的問題:為藝術提供資金〉…等似乎跟我們平常關心的議題有點關連,拿到書的那天下午,和我一起踏上健身房的划步機,有趣的論點與幽默感竟讓我不再注意頭頂播放的「帥哥廚師到我家」。

〈藝術的過剩〉和〈無法解決的問題:為藝術提供資金〉提出的檢討,不知道在當時Barzun是否為先鋒,但我想這個論點和延伸的討論可能很多人已經不陌生:藝術的資金日益萎縮跟藝術供應不斷膨脹,簡單說就是供過於求。供應過剩又造成體驗的質量降低。作者認為解決方法是,明確將資金集中在「高雅藝術」,並且希望消費者不要過於頻繁或匆忙地使用藝術:「我們應該記住古希臘人的作法,每年只在一天時間裡觀看三部悲劇和一部戲劇。高雅藝術只有在罕見的節日中出現;在這樣的場合中,緊隨期待出現的是高度興奮,產生的結果是在寧靜狀態之下的沈思和回憶。藝術品供過於求的狀況使人們變成了貪食者;人們暴飲暴食,但是並未消化。」

看這篇文章之前,我的想法很普通:藝術是美好的,藝術是需要支持的,藝術是需要普及的。尤其要吃藝術史這行飯,靠的不就是代代的偉大藝術家嗎?現今生活中充斥藝術,或假藝術之名的種種活動,對我來說早就成了常態,也常常懶得分辨何謂藝術。反正平常也絕不會跟「生活的藝術」、「人人都是藝術家」這種口號過不去。倒是仔細回想自己幾乎每個星期大小展覽目不暇給的生活,我是否認真沈澱腦袋去思索所看到的藝術?或許用我自己當例子根本不準確,因為我被訓練洗腦過,老師諄諄教誨希望我們每觀賞一次展覽都要思考策展人如何策展選件,看完展覽至少還要回想一下印象最深刻的展件為何。我忍不住想,生活在紐約倫敦巴黎甚至台北這種花花俏俏城市的一般人們,是不是真如Barzun所言的貪多嚼不爛?(但如果沒去看藝術,還不是都在看連續劇?)話說回來,Barzun看到的可能是80年代的紐約,他當時用了一個有趣的說法,呼籲應該像正視營養過剩、農產品過剩一樣正視藝術過剩。而現在台灣的我們呢?我真的不知道台灣現在到底是過剩還是怎樣…只是,不管懂不懂藝術,尊敬藝術創作好像真的已經是這個社會的普遍價值觀,遇到一個號稱藝術家的人,不管他有無名氣是否有才華,我們心裡還是先保留了幾分敬意。在這種狀況下指摘生產過剩,Barzun很實際,在當時也應該很有勇氣吧。

by ine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