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隨筆

下午去台大總圖看了傅斯年逝世六十週年紀念展,展品給我的訊息,其中作為一個大學校長辦學認真、追求自由民主的個人典範性較強烈。(光是這點,我想現在的臺大校長很適合先來罰站反省)

「傅斯年」早已是另一新指涉符碼(且可謂跨校性了),故這個展其實還可以再嘗試超越「歸骨田橫之島」的層次,從1950年繼續說下去,看看之後不同世代的人如何運用「傅斯年」來述說自己的定位,尤其最重要的是,引人思考2011年臺大還可以有怎麼樣屬於自己的「傅斯年」或是其他?

這也讓我想到前幾年師範大學大幅整修總圖,在一樓大廳設立了校史展示區,把過去深鎖重樓的老鐘拿出來鎮守大廳(不過沒多久又移到邊邊去了…),前陣子也辦了個劉真紀念展,身為師大校友,我知道劉真對於師範大學的貢獻與重要性固然不能單就其四六事件保守的處理態度一併抹殺,劉真之於師大,傅斯年之於台大,有時代任務上的不同;但如今力求轉型綜合大學的師大,要再談劉真,也值得就現代大學精神思考提出新論述。

by大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