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書偶得

早在學生時期,就已經對「書畫同源」的說法十分熟悉,但在實務的操作上,卻總是畫畫是畫畫,寫字是寫字;學校的課程兩方面皆有安排,也覺得是涇渭分明。但拿毛筆畫畫,終究要面對「線質」的問題,因此書法與繪畫之間,總是要進入短兵相接的階段。

在書法實務上的教育,對我比較有影響的還是指導繪畫的老師們,純粹研究書法的教授,受限於堂數的關係,較難深入,再加上當時自己的觀念尚未建全,所以學習上並不見長進。離開創作環境多年之後,有機會再次重拾學生時期未完成的議題,決定找一位專職書法的老師,好好從頭學起,把糾結已久的問題再次重新整理。

老師授課時,換帖算是快速的,在不到半年的時間之內,蘇東坡、董其昌、張瑞圖、敦煌寫經、鍾繇、王獻之、墓誌銘、千字文、趙孟頫……或多或少都曾臨寫過。無論臨習何種字帖,書法史上的評價先放一邊,既然要寫,就要寫到「肖似」的程度,然而各書家字形各異,用筆習慣更不相同,本以為可以從容應對作品的臨習,但老師要求的「肖似」卻像是無底洞,永無盡頭,無論如何小心仔細地寫,字的形狀再怎麼像,仍不入老師的眼。後來終於了解到,關鍵仍是在「線質」的要求。一條墨線,為何可以說有筋有骨,或是一團墨豬,毫無神采可言?無論臨寫何書何字,「線質」都是不變的要求,「線質」才是書法神采的重要基礎,而「線質」的最明確的術語也只是中鋒、側鋒、三過折、折釵骨、逆勢拉扯等文字說明,但歷代書家對此類「線質」的實務操作,卻是下足了功夫,才有許多不同面貌的精采呈現。另外,藉著現代精美的印刷,也更可比對出自己的不足之處,與應習得古人的真正精髓處。

至於如何求古而變新,這對老師而言,全然不是問題,單單學好每本優秀的古代書蹟,就是一件龐大而艱鉅的任務,求新,對老師而言只是現代一些尋求為變而變的人,所操弄出的花招罷了,看看、笑笑就好。

by BOBO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