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心相印

從擁擠的大清盛世展場脫身後,Pey提議到史博館的二樓去晃晃。當我們走進二樓周壁安置大片玻璃櫥窗的展間,Pey仿若闖入大觀園的劉姥姥般,在那一幅幅水墨淋漓、色彩明艷的畫作前流連忘返。相較於之前在大清盛世展看著四王畫作的面無表情,Pey此時不斷地發出「好可愛」、「怎麼這麼有趣」這些由衷而生的驚嘆聲。Pey不是學藝術史的,四王那蘊含著中國文人畫各種皴法傳統和題材意義的山水畫,對他來說難懂且無趣,而能讓他讚美不斷的則是有著「人民畫家」美譽的齊白石(1864-1957)。

史博館這次展出的「人巧勝天:齊白石書畫展」,主要是以遼寧省博物館所藏的齊白石作品為主。這次的展覽將齊白石的作品分成早、中、盛、晚四期,分別為1878年到1919年、1919年到1928年、1928年到1949年、1949年到1957年。早期多半是齊白石身為職業畫師,受湘潭著名畫家如瀟薌郂、文少可、胡沁園等人指導的作品,有肖像畫、花鳥畫、仕女畫,仍維持著傳統的面貌。中期則融合了吳昌碩的海派畫風,將金石筆墨的趣味融入其中。值得注意的是,進入盛、晚期時,齊白石逐漸地展露出屬於自己的特色,不少作品是以蝦、蟹、雞等題材為主,並以精簡的線條和墨暈勾勒出物象活靈活現的神態,色彩鮮濃而明艷。

對Pey來說,齊白石最吸引人的作品,就是他晚年所繪的畫作。這些作品在題材上貼近日常生活,顯得份外討喜而親切。不僅如此,明快但強烈的視覺效果,也給人一種痛快酣暢之感。然而,觸動Pey心弦不只是這些。齊白石晚年作品在各種題材上之信手拈來,在筆墨用色中所呈現之無拘無束,雖與他晚年眼力漸衰有關,但亦反映了他當時曠達自在的心境。Pey雖然尚未進入晚年,但是努力的他總是勇往直前地追求自己的夢想,在年屆而立之年,也逐漸放下對於單一目標的執念。而齊白石晚年作品的風格特色,正映照了Pey此時這種隨遇而安的態度。

 Pey和我並肩站在白石老人的作品之前,作為多年相知相惜的好友,我懂得他的蛻變,自己也分享著同樣的感受。有趣的是,這不只是一種好友之間的情感交流,也是觀者與作者之間跨越時空距離的心心相印。在藝術史的研究範疇中,除了對於作品本身所作的形式分析之外,每件作品在完成以後,隨著收藏方式和流傳脈絡的轉變,作品所具有的使用方式和意義,也成為研究的重心之一。然而,當研究者透過文獻試著重建此一面向時,藝術品本身帶給每位觀者不同的悸動,所牽引出其內心最深層的情緒,往往是一段無法被重建的私密歷史。但是,如此個人的歷史,卻也是藝術品對每位觀者而言,最為眞摯的意義與價值。

by Luca

廣告

2 thoughts on “心心相印

  1. 我也認識pey,你形容的真的很貼切,之前我們被他強迫要叫他高挑美女,現在終於有新名稱–劉姥姥可以替代了。謝謝!
    這可能也是pey的另一個蛻變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