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師曾研究 補遺

用「補遺」不知恰不恰當?但實在不知道如何定名,於是以「補遺」充數。

〈陳師曾《北京風俗圖冊》中的日本啟事〉已發表於2010年,但今年初我在傅斯年圖書館見到了《生誕140年 画家・書家  中村不折のすべて展》(伊那:中村不折のすべて展実行委員会,2006)一書,即發覺十分可惜,當初改寫碩士論文時,並未進一步考慮中村不折在創作上對陳師曾可能產生的影響。

陳師曾的《中國繪畫史》,是以中村不折、小鹿青雲所撰寫的《支那繪畫史》(1913出版)為底本改寫而來,但過去學界對陳師曾與中村不折的關係多只停留於此。我看了《中村不折のすべて展》才發覺,中村不折在民俗圖繪、插畫、書籍裝幀等方面,可能也曾啟發過陳師曾的創作。雖然改寫當初錯過了中村不折,不過,倘若一開始我就注意到中村不折,也許就不會放大視角去關注日本藝文界當時的狀況,現在看來,中村不折應該也屬於大環境的一環吧。

研究有趣的地方也就在此,很多理解隨著時間與材料的出現,總是提供我們修正與更多認識的機會,期待未來繼續增補了。

中村不折  1895  遼左畫稿乙集 之一  台東區立書道博物館藏

 

中村不折  巴里の下宿屋(歐行畫報 地˙玄˙黃   台東區立書道博物館藏)

1903/06/23刊登於『日本』

 中村不折  雞頭 子規居士之寫生(十二支帖   台東區立書道博物館藏) 

1909/01/15刊登於『東京朝日新聞』

 

by 盧宣妃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