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一本型錄》給我的一些想法

回想起來我寧願在成長的過程中有個尖酸刻薄批評周圍美醜的老師或朋友,至少為了反駁他的尖酸刻薄,我或許會多花點時間思考並感受我的生活,而不是進了藝術相關的研究所之後,把問藝術史的問題拿來問周遭,才恍然發現過去的自己對於生活品質這種事有多麻木。我以前從不覺得我們的國際機場醜死了很丟國家的臉,更不覺得鐵皮屋有什麼不對勁,西餐廳如果拿IKEA那個19塊奇怪綠色的馬克杯裝咖啡給我,當然我也不會覺得有異。現在我才知道,遇到醜的東西能夠分辨出來,然後敢誠實無畏說出來,居然是一種能力。

最近跟朋友借了一本2008年出版的書:《我不是一本型錄》,作者許舜英是一位知名的廣告人,保持對時尚與對生活品味的講究與品味,也時常觀察其他國家的生活特色,這本書集結她和另一位廣告人包益民在雜誌上對談式的專欄,談她對生活對臺灣的大小觀察。當然我不可能完全同意她的觀點,但她的確提出很多有趣的切入點刺激思考。她談衛生紙的尺寸、談虎標萬金油的包裝、談如何讀雜誌,譬如說她談到「明星西點麵包」,她喜歡明星維持原來的西點與麵包種類,原料簡單紮實。她說:「而我最欣賞的是他們的麵包全部都用白色的棉紙包起來,就像是在精品店買衣服的時候包裝的棉紙一樣,當奶油沾到紙時,在白紙上面會透出油花的印子。」「我覺得我並不是因為明星的舊而喜歡。比較老的東西之所以你還會欣賞,是因為它的品質真的非常好。」還說光是它還用「西點」當作名稱就令她十分激賞。書中印象最深是她談雜誌的那個部分,書裡原是談她認為如何編一本好的雜誌,但對我來說,她提醒了我應該多讀又好又有深度的雜誌們。「好一點的時尚雜誌所呈現出來的輪廓是一個家世很好、會穿會吃,但不是一個沒大腦的人,他們的生活裡是有文學藝術的。」原來義大利版Vogue的編輯在撰寫文章時時常援用藝術史的研究來評論時尚。(拜她所賜,我還發現一個期刊叫做《Fashion Theory》,而且學校圖書館還真有電子檔連結,是用藝術史方法研究時尚的學術期刊)連帶的,許舜英也批評臺灣目前的雜誌現況:「為什麼沒有好的視覺有很多原因,第一,我們根本沒有這樣的天分。第二,辦雜誌的人沒有投入太多錢去作好的製作,最後變成一種惡性循環。我幾乎看不到什麼好的攝影師和作品了,雜誌的產業沒有辦法groomed一些人。」

看完這本書,引發我和朋友討論的興趣:為什麼我們都默默忍受了許多醜的事物?為什麼一般臺灣人對生活的敏銳度不高?沒有品味的人該被譴責嗎?(書裡認為良 好的品味是一種道德觀,換言之,沒品味的人豈不是沒公德心沒良心,傷害他人?)當然自認有好品味的人,不必然要對別人指指點點,許舜英在書中對臺灣(人) 的諸多批評,讓許多人想一把火燒了它,不過也是立基於她希望現況得到改善。話說回來,是不是我們的美學教育出了問題?不,印象所及我們沒有堪稱美學教育的東西,甚至我們從小到大的制服體育服剪裁都難看到讓人自願放棄思索何謂「美」。不過不可諱言的,在臺灣想要擁有好品味,花費相對比歐美貴得多。我認為品味是在實行中培養的,會穿會吃多半是有家底,要不就是繳了學費累積經驗。臺灣跟歐美比起來,要擁有相同質感或品味的東西往往需要付出數倍的金錢,因此想要維持好質感得另謀他路。例如對英國來說相當平價的H&M洋裝,對我來說在臺灣買實在太貴了,於是乎我只好天天運動,讓自己的身材即使穿一件200元的tank-top也十分有型。然而我想有許多概念是可以慢慢養成的,先從分辨美醜開始吧!

by ine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