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再造」了老街的新生命?

鍾愛鐵路的我跑了一趟平溪,對藉由「老街再造」工程重啟老街新生命的這件事,覺得十分不易。

鐵道、老車站與現在也被稱為「張君雅大道」的平溪街,確實十分美麗,但細看週遭卻頗為唐突。再造老街的理想之一,可能是轉化地方舊產業為觀光要素。平溪地區,除了以前曾較大量栽種可製造藍色染料的大菁及水稻、甘藷、茶葉等之外,與鐵道建設息息相關的煤礦業也屬此地特色。不過今日看來,平溪老街的再造,雖萃取了最有機會被大大發揮的鐵道與天燈,但整個地方的規劃其實並未經整體考量。比方旅人們很幸運地,在平溪地區可吃到九份知名的芋圓,也可吃到可謂為國民美食的香腸,這個香腸還經過改良,可以黃、綠芥末或九層塔等調味。

而張君雅小妹妹的存在,原本我並不反對,畢竟歷史與文化是有生命的,任何發生過的事件都可能成為形塑地區的一股力量。不過,當「張君雅大道」的意象與合照人偶被過度宣傳之後,即可能取代旅客/在地人/地方政府對平溪老街的了解與詮釋,那麼這樣的「事件」該以多大的強度在平溪被陳述,就是一件需要審慎考慮的事情了。平溪老街上,可看到張君雅從哪個店跑到那間房的介紹,這些細節在網路上也經常被報導,因此平溪給人的印象除了天燈、鐵道之外,張君雅小妹妹也成了「平溪新生命」。我想當時我並未注意,在平溪好像沒見到什麼關於平溪地區與天燈淵源的說明,倒是四處都是販售天燈的店。而最糟糕的莫過於一下火車就聞到廁所傳來的陣陣味道,由此顯見主事者希望藉觀光之名重啟地區繁榮的想法只是紙上談兵,因為連觀光最基本的服務都無法提供,更別說整個平溪老街像是被拼湊出來的一個懷舊拼圖。

關於台灣老街再造的成敗早已經過很多討論,但主事的地方政府卻大多還是忽略了這個部份,或者,可能因為種種因素難以推動。我很慶幸見過二十多年前的九份老街,當時的九份只有向上爬升的階梯、老舊的戲院與老社區,路上連個人影都很難見到。但我並非反對「老街再造」,而是我們期待再造出什麼樣的老街?同行的表哥認為,平溪鐵道應是開啟平溪新生命的重要憑藉,但整個意象並未被用來貫穿整個空間,從旅程開始的引導到如何利用平溪街景來訴說平溪故事等,恐怕都還需要再仔細思考。

by viz1999

*關於圖版:出遊一定要記得帶好相機,匆忙間以Dong Dong用手機拍攝的平溪鐵道與大家分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