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 賽德克•巴萊 Seediq Bale

我不懂電影,但喜歡看好看的電影,《賽德克•巴萊  Seediq Bale》對我而言是一部好看的電影,也是一個好看的故事。

說故事可以有很多種角度,魏德聖導演的選擇即如其片名所言,「賽德克•巴萊 / 真正的人」,因此片中的主角其實應該是那批參與事件的賽德克族人。但說故事總須有個主角,這也關係到導演的角度,倘若選的是花崗一郎或花崗二郎,突顯的主題可能會較圍繞在日本的理蕃政策及模範蕃的內心煎熬與轉折,霧社事件本身及賽德克族人則可能成為其背景,即使是重要的背景。但若主角選的是莫那•魯道,那麼與部落領導者息息相關的賽德克族人及他們在整個霧社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就是導演想說的故事重點了。雖然故事中莫那•魯道的英雄性格確實被放大,對於說故事的人來說卻是不得不、甚至是必要的選擇。

電影中,莫那•魯道引領下的賽德克族人所突顯的價值可說是整部電影最令人動容之處,那種價值可被理解成是一種勇氣與扶持。莫那•魯道及留下姓名的勇士固是英雄,但他們之所以成為英雄是一大群選擇自縊、讓屍首掛滿樹枝的老弱婦孺所成就,而絕大多數如同我們叫不出名字之素人演員般的戰士更是影片的真正主角。因此若有人質疑魏德聖導演的《賽德克•巴萊》過於推崇莫那•魯道,那麼質疑的人可能還沒看過電影。就此而言,導演以「真正的人」作為影片的精神意涵,確實成功傳達給觀眾。

如同真實世界中的原住民耆老對莫那•魯道帶領日人攻打其他部落之事的控訴一般,回到真實歷史很多狀況其實更為複雜。《賽德克•巴萊》以霧社事件為主題,賽德克族人的勇氣固然為影片所歌頌,導演同時也透過日人小島源治的角度,來反省歷史事件中難以論斷對錯的運動會殺戮。由於導演的敘述並非單向,當事件變得複雜且善惡並呈時,人性與生存的無奈即由此被揭示,所以聽故事的人聽到最後心情其實十分沉重。

看影片前我原想找些書來瞭解一下霧社事件,看完影片發現,還好事先沒做太多功課。原因是,知識有時幫助我們理解事情,也同時幫助我們預設立場。既然是「看電影」,也許不妨看看導演怎麼說。

再好看的片子難免有未盡人意之處,這些尤其出現在「彩虹橋」中。相較於「太陽旗」的節奏明快、起伏流暢,「彩虹橋」稍嫌平板,甚至有些冗長,原因可能是由於內容圍繞在日軍的反制與賽德克族的對抗上,情節無法太多變化。而「彩虹橋」後段的敘述跳躍及不太連接得起來的故事線條,是最令我困擾的部分。至於片中少數說明性太強的片段,如小島從爆裂的火焰中看到喝殺出來的莫那•魯道及族人、與尾聲中勇士們集體渡過彩虹橋段,都讓我覺得與影片其他部分的處理難以銜接。

或許因為經費、技術等原因,飛機轟炸的場面無法全然逼真,但這種不知該如何形容的「粗糙感」看似不完美,好像反而有了其他意義,也因為在《海角七號》可看到相同的調子,倒似乎成了導演的一種風格。這種「粗糙感」帶有一種很直接的感覺,因此顯得素樸。我想《賽德克•巴萊》與《海角七號》之所以好看,可能都離不開這種直接、素樸的特質。但反過來看,倘若資金、經費等等具足,那麼《賽德克•巴萊》又會呈現出什麼樣子呢?當然片中素人演員的演出實在無話可說,中年莫那•魯道簡直不像在演戲,根本成了莫那•魯道的化身。這樣的真實感大抵也是《賽德克•巴萊》足以渲染觀眾情感的重要因素。

最後我想粗略介紹一下《賽德克•巴萊》的美術設計種田陽平,整個霧社街就是出自他的團隊之手。種田陽平擔任過是枝裕和電影《空氣人形》的美術,我對他印象頗為深刻。關於種田陽平如何在林口建造出霧社街,可看看《賽德克•巴萊》官網中的介紹:「寧可輸掉身體,也要贏得靈魂的霧社街!

不論如何,《賽德克•巴萊》總會在我們的歷史留下位置。作為一個島民,我頗欣喜於我們能有這樣一位導演與電影,但同時我也好奇,一個不瞭解台灣歷史的島外人將如何理解這部電影?

by  觀眾 • 巴萊  viz1999  (101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