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洋文庫看畫經驗

為了看藏在東洋文庫的《平定臺灣戰圖》,和好友U同學縮短了原本悠哉的京都行程,連夜搭了夜間巴士到東京。東洋文庫的館藏申請相當簡單且親切,一封 e-mail將申請書寄過去,到館後再填寫個人資料即可。適逢東洋文庫新館落成,建築物內外都相當簡潔幽雅,抵達的時候忍不住雀躍,在大門口頻頻拍照,卻是想掩飾自己即將看到戰圖的緊張。

東洋文庫將這套作品稱作《乾隆平定臺灣戰圖》,十二張戰圖分開裝裱,分放在厚紙板製成的扁盒,再將十二個扁盒疊裝在同一個匣中。曾跟他們借展的町田市立美術館,留了兩張排定戰圖先後次序的研究便箋在匣中,上頭在某些暫時排定的次序上打了問號。當初正是因為町田市美館的展覽圖錄才得知東洋文庫藏了一套平臺戰圖,看到前人的研究便箋,最終促成了我站在這套作品面前,一種微妙婉轉的感覺讓我盯著便箋發楞,冥冥之中,循線會走到哪裡呢?

打開戰圖之前,仰賴了同行U同學,簡單詢問館員這套藏品的收藏來源。館員們非常謹慎地請了研究員出來為我解惑,可惜東洋文庫藏書何其多,只見研究員山村先生不斷道歉,沒多久另一位與我有e-mail往來的研究員也前來致歉,不因我只是個小小研究生或一般讀者而輕忽。這樣的舉動令人受寵若驚,也只能不斷回禮。如此重視,讓我強烈感受到他們珍惜且感謝所有使用東洋文庫館藏的學子,我相信就算不是千里迢迢如我,館方對其他人的態度也是這般的。這樣的感受,當下只是訝異,若干時日至今,在我試圖向臺灣其他博物館單位調件並嚐到箇中冷暖的時候,回想東洋文庫,心中是滿懷感激的。

東洋文庫藏的《乾隆平定臺灣戰圖》,整體而言紙的泛黃狀況比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本嚴重,不過從某些刻線痕跡可以確定出於同個版,只是整體而言東洋文庫本的墨色較淡,好幾張圖的某些區塊,墨的痕跡斷續不清,所以應該晚於中央圖書館本印製。只是不知道究竟是戰圖第一刷200套中較後面的一套,還是之後第二刷的作品。活計檔有一筆資料指稱乾隆皇帝命工匠學西洋作法,在戰圖背後標上次序,可惜不管是東洋文庫本還是中央圖書館本,裝裱起來後圖的背面都看不著,有無做次序還無法確定。(如果有就好了…)

大抵而言,拜訪東洋文庫的看畫經驗相當愉快。這次到日本看畫,時常感受到的「謝謝你們來日本看我們的收藏」感激之情,令人印象深刻,也十分感動。

by ines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