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阪市美館的老爺爺

這次去日本除了為了關西研討會,還去了大阪與東京,有個非常特別的經歷發生在大阪市立美術館。

當我正努力細看宮素然的明妃出塞圖時,一位身著灰色系類毛呢西裝的日本爺爺忽然靠近,非常客氣地說因為看我拿著工具(短焦鏡),好像這幅畫特別好,可是他都看不懂,可不可以教他看畫。我大概聽了兩三遍才懂他的意思,他也不厭煩的重複說到我了解他的意思。於是他開始前前後後指著畫問,這張畫裡的誰是誰,哪些是男人、哪些是女人,旁邊為甚麼要蓋這麼多印章……。我只能用很破的日文簡單告訴他女主角是哪一個,畫題裡說的明妃是誰,畫裡哪些是男性、哪些是女性,還有這些印章其實是由不同時代的收藏者蓋的……但總是無法進一步表達,好好告訴他我是如何判斷出來的;忽然感到語言踏出一步就能破除零的力量,但也感到有限駕馭中的莫大侷限。

接著他又問,這個展覽裡的畫如何?哪一件是好的?我腦中也閃過許多書上看過的大阪市美名館藏,其實,這次展出來的,可說都是此館最好的中國繪畫精品收藏了,我一時為難地回答:很難選,因為全部都很好,像眼前這張明妃出塞圖我覺得非常重要。他聽了之後,很高興的說,原來這裡有那麼多重要的收藏,學到了很多,非常感謝。

接著,爺爺問我們是從哪裡來的,當聽到我們是台灣來的,忽然很快的講了一大串日語,並且相當正式重新站定向我們行鞠躬禮。一開始我沒聽懂,有點緊張,也不過就是告訴他關於畫的資訊,讓老人家鞠躬致謝好像太嚴重了,爺爺看我不懂的樣子,又說了一次,這才知道他說的是:非常謝謝台灣援助日本震災。

這讓我有些震撼,聽起來這位爺爺並不是來自東北的人,但他自然而然地放下長者的輩份代表自己的國家向外國人發聲,當下的場域瞬間轉化為另一種不同的意義,讓我覺得自己不只是一個學生遊客,而是代表國家的使節。分開後,便聽到老爺爺開始跟展廳裡其他不認識的日本人說那邊有台灣來的學生。

直到閉館前十幾分鐘,老爺爺突然拿了兩本圖錄樣本,說想要買來送給我們作為實質的感謝紀念,婉拒了一陣,最後盛情難卻地收下。老爺爺始終不肯留下連絡方式,只肯透露他的姓名:兒玉利彥先生。這個姓氏在日本很常見,但在台灣史上,卻是很重要的參與者,我忽然莞爾,這是甚麼冥冥中的小微妙呢。

親身體驗了在一般情境下,日本人仍能迅速回到災難脈絡中,視國家為個人生命共同體,表現出緊密慎重的對外意識,真是一次特殊難忘的經歷。

by 大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