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書者的玩具

說實在的,寫書法到了一個階段,會有種莫名的厭倦感,寫來寫去就是那個樣子,也不知道寫到何時才算拔尖。改變現況的方法,除了忍住寂寞繼續寫下去,換個書體寫,也是一種簡單的變通。 

許久未再接觸篆書,雖然不少人都說,篆書的筆法和字法十分容易理解,但往往越容易的事就越不容易做好,大學時嘗試了幾次,總是敗興而歸。最近,J師不知那來的興致突然想要教篆書,許多跟了老師很多年的學生都說:從沒看過老師教篆書。這個轉變讓大家都變得躍躍欲試。不過,老師也說年紀太大再學就有些來不及了,篆書應在初學書法時就要有所體會才是。這話說得讓人不禁令人有些洩氣,但是能再次有突破的機會,總是求之不得。  

篆書寫了幾次總算捉住入門的訣竅,隨之而來的是,將塵封已久的印石再拿出來看看瞧瞧,也終於了解當初篆刻為什麼總是刻不好,根本原因還是在對篆書線條的理解有限,刻出來的印,自然沒什麼可觀之處。當第一道鎖解開之後,接著就開始將明清時期的篆刻家再瀏覽一遍,心得體會也與大學時有所不同。當興致一起,又是另一波的摹印期,在這三個多月中,利用閒睱時也仿了將近三十方印,從丁敬、趙之謙、趙次閑、徐三庚、吳昌碩、趙古泥、鄧散木、吳平……,無論明清或近代,反正看到喜歡的就想臨摹,因此待在畫桌的時間也就更長了。

在這一段摹印時期,也帶動了我的購物慾,雖說用具都有現成的,但總覺得不足。無論是刻刀從兩把變六把、印泥從三十克變成一百五十克(「美麗」、「箭簇」各一),更不用說印石的選購。我也體會到為什麼女人愛珠寶?且越買越高檔。從大學時隨便買買的巴林學刻石,到如今講究礦坑所產出的各類名石,如紅白芙蓉石、壽山豆耿石、浙江封門青,乃至未曾刻過的象牙材質,印材累積的速度總是比能夠刻出的數量高很多。從前的印石也是隨意堆置,毫不在意,如今則是使用錦盒一方一方仔細的收藏,改變不可說不大。總之,宋代陸游一句話,最能道盡愛石(珠寶)者的樂趣:「石不能言最可人」。看著書中一方方難得一見的石材,卻無法親手賞玩,感覺真不是滋味。

by 小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