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臺灣犬」般,自土地滋長演化的創作自許

從小就是愛畫畫,才會由國小美術班一路畫到大學美術系。
但是愈畫到後來愈會發覺,美術表現的方式不只是畫畫而已。
乃至於現在我已經是中年大叔的當下。
任何形式都能是「藝術」的時代,恐怕什麼是不是「藝術」已不是問題,
反而是你要「選擇」哪一種「創作」視野與方式,相較之下可能更重要吧!

或許是因為高中、大學的讀書時期,正逢台灣剛解嚴風起雲湧的巨變年代,
在大時代的強烈氣氛感染下,我恰巧得以加入重新認識島嶼的行列之中。
加上衡量自己的個性與才氣,實在不是可以踩在世界的時代浪頭最前方之人,
所以很早就在心底確定,與其大志走向國際,我更想深耕於土地、創作新的生命視覺語言‧‧‧

「深耕於土地,創作新的生命視覺語言。」

說來簡單又好聽,事實上也充滿著無盡無邊地摸索與未知。
該怎麼做、往哪個方向?也沒有一定遵循的準則。
因此大學畢業都要二十年了,盡是曲折、起伏、繞路、跌跌撞撞‧‧‧。

前一陣子在「玉瀧谷」鄰居反覆遊說下,半推半就收養了擁有臺灣土狗血統的「黑皮」,朝夕相處地第一手密切觀察下,我曾寫了一小篇對「黑皮」的記錄:

〈在島嶼不停演化存活的精壯生命 ─ 黑皮2011.12 〉文末我是這麼說著:

「‧‧‧所以每當緊盯追蹤『黑皮』在密林內的穿梭無影,
屢屢凝視著屬於『臺灣土狗』的晶亮眼神,
在心底,不禁也要試問並想實踐著 ─
我們的『創作』之於這塊『土地』,能否彷彿『臺灣土狗』之於這座『島嶼』呢?」

前幾天﹝2012.2.11﹞,帶著「小黃」、「黑妞」、「黑皮」一同到《秒浮屠》*工作,進行到某個階段拍照記錄時,「黑皮」突然跑到鏡頭前極短暫地坐了下來。

「小黃」、「黑妞」與「黑皮」這三條狗,平日最難好好拍到的就是「黑皮」。
為什麼呢?因為「黑皮」只要在山林中,便有些像是過動兒般很難靜下來,
這次牠自投羅網跑到鏡頭前乖乖坐下,當然要立刻把握機會猛按快門。於是一張張「黑皮」近距離與《秒浮屠》合影的照片,便存進相機的記憶體中。
就像我於 〈在島嶼不停演化存活的精壯生命 ─ 黑皮2011.12 〉一文裡另外寫著:

「‧‧‧ 如果說『黑皮』算是『臺灣土狗』某種版型的個體代表的話,
起碼在一次又一次的陽明山人狗散步中,我發現即使是尚未成犬的『黑皮』,在濃密叢林內似乎特別地刁鑽、靈活、自在、優游‧‧‧。
這讓我回過頭重新檢視、思考,眾人所歸納出的『臺灣土狗』標準特徵。
當初前人們提出這些辨識特徵,若是不當成哄抬『臺灣土狗』身價的條件,
那麼這些標準特徵,是否就是這些狗兒得以長期存活在島嶼山林內的物競天擇結果呢?猶如藏獒之於青康藏高原、雪橇犬之於北極呢?

從約二十年前開始,我們終於愈來愈正視『臺灣土狗』的珍貴。
某種意義上,是不是也呼應我們疼惜著與島嶼土地之間密不可分的關聯呢? 」

若是再回到「創作」的話題上,因為「黑皮」與《秒浮屠》合影的照片,
我想要更明確清楚地自我期許著,姑且先不管自己的能力夠不夠、才氣足不足,從島嶼踏踏實實的土地細細緻緻地 ─ 觀察、嗅聞、感受、尋找、扎根、滋長,並且在存活中,反覆不停進行「命題」與「形式」地試驗、實踐、演化‧‧‧

這,就是我的「創作選擇」!

by 秦政德 2012.2.11

 

 

 

 

 

 

黑皮**

*「秒浮屠」為作者的作品(請見http://tw.myblog.yahoo.com/peter601017/article?mid=14998

**更多相關照片請見:
http://tw.myblog.yahoo.com/peter601017/article?mid=1503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