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紀的福爾摩斯

公視《新世紀福爾摩斯》官方網站:
http://www.pts.org.tw/Sherlock/about.htm

英國BBC在2010年製作的迷你影集Sherlock(公視譯名《新世紀福爾摩斯》),將大偵探的舞台搬到了21世紀的倫敦,福爾摩斯如何合理的在21世紀生活與辦案呢?即使仍然蝸居貝克街221B,福爾摩斯與華生熟練的使用電腦網路、手機(從第一季的黑莓機到第二季的iphone…)辦案,通常是這部影集被認為最具代表性的「新世紀」符號;當然,愈有充足的資料庫、掌握快速而廣大的時空資訊同時又有傳播及高效儲存的輕巧工具,滿足福爾摩斯推理辦案的效能就愈大,這些是19世紀無法想像,而只可能存在於21世紀的時代特色,相對的,這些強力輔助福爾摩斯的高度科技,也同樣像雙面刃般助長了他所面對的謎題阻力。不過,這部影集改編手法聰明而大膽之處,不只是以全球化的科技與形式來回應什麼是21世紀;從另一個「城市文本」的角度來看,禁菸、素食、同性婚姻等等當代議題,在影片中的城市生活積極地被運用。

其中英國同志婚姻顯然是劇組著力甚深之處,從福爾摩斯與華生相遇後表演的第一個較為完整精彩的推理開始(註1),相逢的人們無時不以正面態度肯定同性戀在城市的走跳權力。影集中透過不同角色言行,不斷出現關乎同性戀意識的大小暗示,對很多台灣的觀眾來說,也許亦會先將福爾摩斯與華生在影集裡時常被若干英國百姓直指為同性伴侶的情節,當作某種八卦趣味來欣賞,但其實仔細看待這些橋段,非但沒有真正的負面貶抑,而更多是相對理性的對話與自我表述(註2)。如果將英國同性婚姻的立法時程對比其他國家的狀況(註3),我會覺得同志議題堪稱是這部影集經營的亮點,甚至令人感到是編劇引以為傲的在地觀點元素,雖然可以想像影集和實際的民情難免存有差距,但這個「創作」讓我感受了不同境界的城市形塑的「文本」。

這像是一種提醒。例如讓我想到生活在台北,大多數的時間裡,異性戀以外的空間與意識仍傾向負面地被遮掩起來,忽視也是一種歧視,就像我們大概還不太有人覺得真的可以、或甚至願意去想像這些覺得負面隱晦的議題能怎麼被悠然自得地當作城市行銷的一部分,這也讓人反省是否有些仍處於感受壓迫、尋求紓解抑鬱階段的創作,可以更積極的考慮新的角度,發揮不同以往從控訴、負面切入的影響力。新世紀的福爾摩斯故事迷人之處,除了在於人與人的關係(尤其福爾摩斯與華生)重新被以現代化的方式來理解,這層關係又是以何種態度嵌入城市文化成為特質,對照之下亦頗耐人尋味……

 
(註1)影集中福爾摩斯僅根據華生持有的手機外觀推論出原主身分及其與女性破裂的婚姻關係,這個小段落利用了話語中對社會角色與符號的性別刻版印象,讓推理結果多了一層性別翻轉。(為不損及觀賞樂趣…不詳述劇情~~~)

(註2)相當有趣的一段對話是在第二季第一集「貝爾戈維亞醜聞」(A Scandal in Belgravia)中,福爾摩斯棋逢對手的唯一女性艾琳艾德勒,對華生自曝用手機簡訊調戲福爾摩斯時的對話:
艾琳:「你吃醋了?」
華生:「我們不是一對。」
艾琳:「你們當然是」
華生:「但我真的不是同性戀。」
艾琳:「但我是。」

(註3)2005年12月5日,英國正式允許同性伴侶在民事伴侶法案下登記結合,享受和異性夫婦同等待遇。成為少數全國性認可同性婚姻的歐洲國家。

by 大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