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與日常

書法非得要是「大江東去」,或「花間一壺酒」等的文學名著,才能稱得上作品嗎?事實上,古代書法藝術由實用書寫中發展出來,始終未離開過文人的日常生活。宋代歐陽修提到,古代尺牘內容不出「吊哀、候病、敘睽離」等生活諸事,觀者可以藉之感受到書寫者的意態神情。曾幾何時,書法已經悄悄離開人們的生活,成為一門獨立的藝術,書法作品也不再呈現書寫者真實的一面,取而代之的是層層堆疊的華麗面具。古代書蹟中,有關日常瑣事的書簡札記占有很大比例,最著名莫過王 羲之的「奉橘三百枚」,類似作品不計其數。這些書帖能夠流傳千古並非因為內容精彩,而是書法本身與書家生命力的緊密結合,反映出書家實際的生活面。北宋書家黃庭堅〈糟薑帖〉:「庭堅頓首。承惠糟薑、銀杏,極感遠意。雍酥二斤,青州棗一蔀,漫將懷向之勤,輕瀆不罪。庭堅頓首。」提及他收到糟薑與銀杏果,所以回贈了陝西雍酥與青州棗。醃漬的糟薑在北宋受到朝野俗貴的喜愛,酥則是當時盛行的一種精緻點心,以牛羊乳為原料熬煮煎製而成,口味香甜,入口即化。儘管沒有幽深意境與壯闊氣勢,書法本身並未因此而遜色,點畫轉折之間流露出書家的「真」。書法真,內容更真,這樣作品非但真實不虛,更是書家生命力的永恆延續。試書日常生活中賣場擬購清單一份,重新找尋書法與現代人之關係。

文 • 書 by 何炎泉

*本文原載於2012/11/22中國時報「筆墨生活」專欄(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112200533.html)感謝何炎泉先生提供書法作品,讓談藝錄刊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