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點,不只是甜點

文| Merzoe         圖| Merzoe、王亮尹

身為一位七年級的女性,雖然有擔心身材走山的危機意識,但也不知不覺地讓「甜點」在生活飲食版圖中佔有一席之地。飯後,需要它;慶生,需要它;心情低落,需要它;相約聚會,需要它,或無需任何理由地需要。甜點的存在,無關乎碳水化合物的攝取,是生命林林總總的想望與期待,讓它從成為一種美好生活的象徵,甜點也從味覺、嗅覺的講究延伸到視覺,於是所謂的「甜點創作」就這樣走進生活裡了。

 視覺與味覺創作的交鋒

 我手持著一艘繽紛的「香蕉船」邀請卡,駛向「輕觸想像的味蕾:王亮尹個展」。當我還思索展覽名稱之際,迎面而來地是一塊巨大的杯子蛋糕,我望著那顆鮮紅欲滴的草莓和杯子蛋糕灰灰長長的影子,心中期待著:這群從餐桌上溜走的甜點大軍,要帶領我到何處?

環視展場一圈,藝術家王亮尹將那些原本小巧可人的甜點放大、再放大,於是草莓蛋糕、糖果、丹麥麵包、奶油派、霜淇淋、貝果,全都各擁姿態地在畫布上閃閃發光。這種微微地光亮感,不禁令人憶起每次好友相約吃甜點、聊是非,彼此眼神中的光芒!當我一步步地靠近巨大的甜點之作,眼前所見地卻是各種顏色相互交織、堆疊、甚至滴流的畫面,甜點的輪廓幾乎快被色彩、筆觸所消解,即將消失的形體四周,伴隨著無數個小氣泡的出現。驚訝於那些視覺效果之餘,我趕緊退後幾步,然後畫作中的甜點又回來了──《原有的單純》有顆糖果打開到一半;而《禮物》的聖代冰淇淋與冰塊快要在玻璃杯裡融化了。這些把味覺化作視覺的甜點創作,刻意褪去精緻與精確的外表,但透過甜美的色彩變化企圖再現甜點在口中化開給人的短暫美好。

輕觸想像的味蕾:王亮尹個展

王亮尹,《原有的單純》

王亮尹,《原有的單純》,壓克力˙畫布,112×194公分,2010

王亮尹,《禮物》,壓克力

王亮尹,《禮物》,壓克力˙畫布,160×160公分,2009

展覽中,王亮尹與柯亞的「甜點雙作」也讓人印象深刻!王亮尹《果醬小作》看似一幅日常的餐桌即景:一片剛塗滿紅色抹醬的吐司佔滿了畫面,而抹刀還丟在上頭。柯亞則依循著畫作,用莓類果醬實現了那一抹鮮紅,以手工果醬創作了《一閃一閃亮晶晶》。仔細端詳紅、黃雙色果醬的交接處,果醬的變化呼應著畫作的色彩,果醬的特性也讓色彩的流動凝結在某個瞬間,其中還有著銀色的星光閃耀著。這不禁讓我驚呼,這是果醬嗎?兩位創作者因味蕾而開始,分別用畫筆、果醬所進行的創作對話,都已超越果醬本身,他們所堅持的藝術創作和手工熬煮的過程,都來自感官生活的想法與體會,以及一點珍貴而細膩的興味吧!

P1080361

王亮尹、柯亞,《甜點雙作》展覽現場,2013

甜點的療癒力量

品嚐甜點,可以獲得短暫的快樂,這些甜點畫作雖然離開了味蕾,卻把記憶永恆收藏封在畫布中。看著那幅被取作《遠遠的快樂》的香蕉船,想起小時候每次總等到表現優良的時候,爹娘才准許我點杯冰品當作獎賞,那種久久才能享受的快樂高峰,就是用舌尖把最上方的奶油隨著櫻桃一口舔起來的瞬間!雖然吃冰的速度總追不上冰淇淋融化的速度,但香蕉船留下的記憶仍是滿足的。相對於此,《抉擇》、《在漸入佳境之前》的聖誕糖拐杖糖被刻意扭曲糾結;紅白棒棒糖則不斷旋轉著,讓人感受到甜點無法持久快樂的困境。藝術家透過畫作記錄著甜點在不同生活情境中的獨照,投射了創作者或觀者因味蕾所留下的情緒與回憶,就如同每一道甜點的肖像畫。不管是悲傷與快樂,如果我們能透過這些甜點創作尋得回憶的入口和解脫的出口,應該就足夠了。

如同,那首〈走味的咖啡〉是這樣唱的:

  「人若問我無你怎樣過日子,我攏講你親像一杯咖啡。

   燒的時這呢香甜;冷的時苦澀無味,已經是真久不曾想著的過去。

的確,咖啡是苦澀的;甜點是歡愉而美好的。我們都明瞭走味的不是咖啡,而是人啊!品嚐人生的心情滋味是苦?是甜?也真切地留在心底。一個小小的甜點創作展覽,讓生活又更深刻一點。

王亮尹,抉擇 & 在漸入佳境之前

(左)王亮尹,《抉擇》,壓克力˙畫布,120×120公分,2012

(右)王亮尹,《在漸入佳境之前》,壓克力˙畫布,80×80公分,2012

※本文刊登於《鄉間小路》,39期(2013.02),頁68、69。

————————————–

關於王亮尹

http://www.wangliangyin.ne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