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首飾藝術的世界舞台-德國許慕克(SCHMUCK)當代首飾大賽現場直擊

自1949年起舉辦的慕尼黑國際工藝博覽會(Internationale Handwerksmesse Munchen, IHM),每年三月在德國慕尼黑盛大開幕。在這為期七天的展覽期間,慕尼黑不僅聚集了全球各地在當代首飾、應用美術、金工設計等手工藝領域最頂尖的作品,更提供了有效的平台,讓創作者的作品能跨足設計、商業進行合作、交流。

環覽整個博覽會活動中規模較大的是「典範(EXEMPLA)」、「現代大師(MEISTER DER MODERNE)」邀請展,以及「TALENTE」青年設計師比賽與「SCHMUCK」國際首飾競賽。同時,「許慕克(SCHMUCK)」活動延伸至慕尼黑的各個博物館、藝廊和替代空間等城市角落,聚集了全球的策展人、藝術家,在慕尼黑舉辦各種當代首飾創作的展覽,同時吸引參觀者、收藏家前來享受一年一度的「SCHMUCK Days」。除了這些充滿活力的靜態展覽,今年英國皇家藝術學院(Royal College of Arts)學生透過發送貼紙的游擊方式(Moving on in Munich),與參觀者互動討論「當代珠寶是什麼(What is contemporary Jewellery?)」,讓人重思工藝設計的核心概念。一場以城市為中心的工藝藝術與設計的嘉年華會,以展覽、國際競賽、活動等各種形式,讓來自世界各地的學院學生、當代新秀與經典大師齊聚一堂,而頂尖工藝的經濟貿易市場也就此展開。

SCHMUCK 2013國際當代首飾大賽

一年一度的的SCHMUCK比賽是當今國際當代首飾藝術領域中,極具代表性的重要比賽,因此入圍得獎作品的展覽,無疑是整個國際手工藝博覽會最受人矚目的部分。SCHMUCK比賽自1959年由Herbert Hofmann發起設立至今,每年邀請一位重要的藝術家作為入圍資格評審,並從中選出最高榮譽的「Herbert Hofmann獎」,因此從每年獲選作品的風格,也可窺見該位設計師的背景與品味。今年由瑞士首飾藝術家伯納德‧尚賓格(Bernhard Schobinger)作為主要評審,選出57位入圍者和3名Herbert Hofmann獎得主。此外,今年由來自紐西蘭的瓦威克‧富里曼(Warwick Freeman)獲得SCHMUCK「現代經典獎(Classic of the Modern)」,其作品特色以簡潔而清楚的語彙,創作出由大自然衍生出的特定樣貌。

今年獲得「Herbert Hofmann獎」的三位創作者,分別是日本的田口史樹(Fumiki Taguchi)、澳洲的羅伯特‧貝恩斯(Robert Baines) 和芬蘭的海倫娜‧萊赫蒂寧(Helena Lehtinen)。畢業於東京藝術大學的田口史樹,善用銀的特性與精湛的製作技術,反諷日本工藝以寶石的大小與品質評斷首飾價值的傳統。因此《白的表現(Expression of white)》乍看雖如同一枚裝飾意味濃厚的勳章,但卻刻意不運用任何珍貴寶石,而利用銀摹仿作出鑽石般的光線感。田口史樹既延續又突破傳統的做法,令人眼睛為之一亮。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教授羅伯特在澳洲不僅是非常重要且具影響力的藝術家,同時也是一位研究青銅時代金器的考古學者,如此的特殊背景也反映在其創作中。羅伯特不是唯一以動物作為主題的澳洲設計師,但《鸚鵡(Parrot)》胸針這系列在圓形、橢圓型上仔細刻畫出各種動物,以一種詼諧的方式諷刺歷史上經典的珠寶樣式,這種從歷史觀點創造出的表現風格,就是他獨特的個人特色。海倫娜的得獎作品《家族(family)》是一組七件的墜飾系列,在造型上雖然被還原到最簡單的形式,但彼此卻相互關聯著,因此評審認為《家族》每個吊飾是清楚而簡樸的獨立個體,同時又是組合金、銀、銅、黃銅、金箔、石頭等多種不同材質和各種細膩的顏色的系列群體,並且展現出細緻內斂的工藝技術,因此在眾多作品中脫穎而出!

1田口史樹《白的表現》胸針獲得SCHMUCK比賽最高榮譽「Herbert Hofmann獎」(圖版提供/2013 SCHMUCK圖錄)

2今年SCHMUCK「Herbert Hofmann獎」得獎作品:羅伯特‧貝恩斯《鸚鵡》胸針(圖版提供/2013SCHMUCK圖錄)

3今年SCHMUCK「Herbert Hofmann獎」得獎作品:海倫娜‧萊赫蒂寧《家族》墜飾(圖版提供/2013 SCHMUCK 圖錄)

今年也有三位台灣的創作者入圍展出。出身於澎湖的陳映秀,將幼時在海邊生活的記憶轉化成《寫生系列-貝殼》戒指,她將不同密度的有色絲襪包覆在白色超輕土的外層,自動產生彷彿貝殼般的細膩紋路;然而如此擬真的材質效果,其部分形體竟是來自不可預期的擠壓。這種介於刻意與隨興之間的拿捏,使貝殼戒指能保有遊走具象和抽象間的完美彈性。葉玟妙《空間》胸針作品,則是詮釋她留學英國對倫敦千禧建築的空間記憶與情感。玟妙利用各種不規則塑膠薄片的重組,以及細膩絹印圖案印在塑膠薄片所產生的光影、色彩變化,再現自身對「倫敦眼」摩天輪與「千禧巨蛋」實體建築的抽象情感。由建築空間轉為胸針飾品的伸縮術,是作者記憶與巧手的結合!相對於其他兩位入圍者都從自身記憶出發的創作,吳采軒的胸針作品《轉化織造》是從技術和材質上挑戰「傳統編織」給人的軟性、平面印象。她利用硬質的壓克力和鐵線,連續編織出如雕塑般的立體結構,並以手工染色的技術,呼應傳統編織固有的柔軟之感。

4-1_convert_20130729140211 4-2_convert_201307291402582013 SCHMUCK入圍作品:陳映秀《寫生系列-貝殼XVII》戒指(圖版提供/陳映秀)

5_convert_20130729140323

2013 SCHMUCK入圍作品:葉玟妙《空間》胸針(圖版提供/葉玟妙)

6_convert_201307291403452013 SCHMUCK入圍作品:吳采軒《轉化織造》胸針(圖版提供/吳采軒)

展經典‧經典展:奧圖昆茲利(Otto Kunzli)「就是這個展(The Exhibition)」

當代珠寶大師奧圖‧昆茲利在慕尼黑當代設計博物館(Die Neue Sammlung – the Pinakothek der Moderne)的個展「就是這個展」是今年必訪的重要展覽。本次個展回顧奧圖四十五年的創作生涯,挑選出八十件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奧圖出生於瑞士,自1991年起任教於慕尼黑藝術學院(Academy of Fine Arts Munich)。他擅長將首飾作品符號化,進而成為配戴者身體的衍生;並在此基礎上,企圖去顛覆藝術品、配戴者與環境的關係,挑戰首飾創作領域的疆界,藉此幽默地評論其時代環境中所關切的社會,文化及政治等議題,深具反省意涵。

《紅點(The Red Dot)》胸針可以說是奧圖創作的起點,雖然它是一個曾經被藝廊拒絕的展覽提案,但賦予飾品新的力量與生命。當時奧圖計劃在空盪的藝廊,跟每一位參觀者進行互動,並贈與觀者一枚由紅色圖釘做成的胸針,因為在「藝廊」這個特定空間中,紅點所代表著作品「已售出」之意。當「紅點」作為一件首飾傳遞了藝術品和買家關係反轉的訊息,配戴者化身為求售亦不可得之珍稀藝術品。另一件運用符號為力量的代表作是1992年紀念哥倫布發現美洲五百年的肩飾《1492-當米老鼠出生時-1992(1492-When Mickey Mouse Was Born-1992)》。米老鼠是奧圖兒時非常喜愛的英雄角色,而美洲正好是米老鼠的故鄉,因此他以一顆即將孵化成米老鼠的卵形,象徵哥倫布新大陸的發現。而米老鼠造型在其作品中一再出現,是奧圖藉此串連歐洲和美國、過去與現在的重要形象。此外,奧圖也透過飾品強烈表現出人與人之間的反置關係,例如:《枷鎖(Chain)》是由48個「使用過的婚戒」串起的項鍊。每個婚戒的背後都隱藏了一個已經無從考究的故事,這些有形的故事和無形力的悲傷力量匯聚在小小的項鍊上,原以象徵永恆的定情物,早已隨時間消彌腐朽逐漸死去,還有誰的肩頸承受得住這些過往的無名幽魂和空虛呢?所以,這件作品也是其作品中少數難以被穿戴的項鍊。

7_convert_20130729140451奧圖,《1494-當米老鼠出生時-1992(1492-When Mickey Mouse Was Born-1992)》,1992。(圖片取自http://www.die-neue-sammlung.de/press/wp-content/uploads/2012/12/OK_17_1492-When-MM-Was-Born_1992.jpg

 8_convert_20130729145505奧圖,《枷鎖(Chain)》,1985~1986(圖片取自http://www.die-neue-sammlung.de/press/wp-content/uploads/2012/12/OK_11C_Kette_188586.jpg

除了利用物件符號傳遞訊息,奧圖也樂於在作品中破除文化或社會上對材料的迷信和物件的功能,揭露其本質。《改變(Change)》墜子便是將錢幣正反面的肖像磨除,使其表面光亮到能反射出周圍環境和觀者影像,但仍然能夠從側面看到它曾是貨幣的痕跡。奧圖透過解構的手法,讓貨幣隨著印記消失不再具備相對價值後,也解除貨幣作為流通單位而來的限制,進而轉化成為飾品,再度以另一種形式價值為人所擁有。奧圖對貨幣去神化之舉,不僅創造一個新物件的誕生;同時讓空白的平面上,得以見到人的映像。除此之外,被相信為具有淨水和吸收電磁波功能的備長炭,也是奧圖的創作材料之一。透過高溫碳化琢磨和鑽石切割後,《花火(Hana-bi)》戒指呈現了備長炭溫柔、細緻的黑色質地,讓戒指就如花火之名,在燃燒之後天空燦爛閃耀著!

9_convert_20130729145725 奧圖,《花火(Hana-bi)》,2007(圖片擷取自http://www.die-neue-sammlung.de/press/wp-content/uploads/2012/12/OK_24A_Hana-biGruppe_seit-2007.jpg))

2012年奧圖應中國徐州博物館開幕展邀請後,發展出新作《贋品與山寨(Yangpin and Shanzhai)》戒指。此作的概念源自西方最早的戒指具備印章的功能;此外,從古至今,東、西方文化都賦予印章(或印戒)作為權力的象徵,它不僅證明人的身分地位,同時證明文件的真實性。在此歷史前提之下,奧圖在印章戒指刻上「贋品」、「山寨」的篆體字,以中國印鑑反諷當代中國充斥仿冒品的文化現象。另一方面,回到印章的製作過程,刻印之前所寫的「印文」是最原始的作品,而印章本身已是複刻印文而產生的物件,但印章最後蓋下的文字仍具有絕對的證明效力,並非被視作仿冒品。因此,這些刻劃著贋品、山寨的印戒,在真實與複製到底象徵甚麼樣的權利,又證明了什麼樣的來源和真實性,值得我們深思!

10-1_convert_20130729145747

10-2_convert_20130729145811奧圖,《贋品與山寨(Yangpin and Shanzhai)》,2012(攝影/李姿玲)

當代首飾創作的新浪潮

若要了解當代首飾創作的發展與趨勢,在國際工藝博覽會期間走訪慕尼黑,彷彿走一趟金工藝術的發展史,從古代經典之作到歐洲年輕創作者以概念為尚的首飾創作風潮,都讓人大飽眼福!在慕尼黑州立文物博物館(Staatichen Antikensammlungen)舉辦的「獻給上帝的新珠寶(Neuer Schmuck fur Gotte)」國際金工藝術展,嘗試建立起古代文物與當代創作的對話,並讓參觀者了解「當代首飾」的變革。此展是配合該館「永恆不朽-希臘之神(The Immortals- Gods of Greece)」典藏展所正展出希臘伊特拉斯坎黃金工藝的歷史文物,再邀請當今具代表的十八位當代首飾藝術家,期盼觀眾能在歷史收藏博物館的脈絡理解當代首飾創作的發展。透過這樣古今並置的展覽方式,我們看見首飾長久以來扮演著可穿戴、具裝飾性的物件,但也從過去作為與神話相關的護身符,到大量製作設計,成為某種階層地位的象徵和暗示,到現在講求獨一無二、傳達個人想法,甚至作為反應社會脈動相關的表現方式,興起一股當代首飾藝術創作的新浪潮。

玩一場等價交換的遊戲吧!

在百花齊放的大小展覽中,由比雅翠絲‧伯利亞(Beatrice Brovia)、尼可拉斯‧鄭(Nicolas Cheng)、佛萊德萊克‧道米勒(Friederike Daumiller)和凱特琳‧史布蘭格(Katrin Spranger)共同發起的「交易‧交藝(Bucks ‘N Barter)」聯展,是在眾多展覽中少數的主題式策展。策展人邀請八位活躍於不同領域、國籍的藝術家和設計師共同參與,從各自的文化觀點出發,透過作品討論人類從古至今在物質文化和虛擬世界中,各種有形的交換和無形的交流,並呈現關於「貨幣」、「價值」和「消費」的論點與想法。因此,卡札‧林柏格(Kajsa Lindberg)的《偽造系列(Counterfeiting Series)》、尼可拉斯‧鄭《襯紙(Liners)》和比雅翠絲《勳章(Exonumia)》 針對最直觀的紙鈔、硬幣的外型、本質進行改造或延伸,反思貨幣和經濟活動的意義;海德‧德璽(Hilde de Decher)《水果盆(Fruitbowl)》、李察‧艾倫巴斯(Richard Elenbaas)的《Nr. 9》,以及凱特琳和普安‧勒道維伊特(Prang Lerttaweewit)合力創作的《CCD #1》則是探索日常生活中物質的「價值」,該如何被評斷、創造、選擇。然而來自臺灣的創作者李姿玲以《生活的重量》呈現「消費」軌跡的記錄。李姿玲將每個人、每個月的統一發票製作成如假包換的鵝卵石,這一顆顆「發票」之石,就像石頭在沉積的過程中,記錄著大地的變化,不僅顯示某個人當月消費的金額,更透露消費活動的地圖,甚至是購物品味、生活的習慣等,發票收據細碎而忠實地記錄了一個人的物質生活。更值得玩味的是,「發票」石頭捧在手心時,其實是如氣球般的輕盈。然而生活的重量究竟如紙張般輕巧?或是如石頭般沉重?李姿玲利用台灣人收集統一發票兌獎的習慣,巧妙地將消費軌跡物件化,讓人從日常消費中,重思生活的重量。

11_convert_20130729150042「交易‧交藝」展覽現場,展覽空間是由Friederike Daumiller統一設計。(攝影/Fabian Frinzel)

  12-1_convert_20130729150342

12-2_convert_20130729150415凱特琳‧史布蘭格(Katrin Spranger)和普安‧勒道維伊特(Prang Lerttaweewit)合力創作的《CCD #1》是用脫水蜂蜜製成的作品,企圖和觀眾討論食物短缺後的價值。當未來的蜂蜜可能樣黃金一樣珍貴時,現在我們該選擇像保存珍貴的珠寶一般保存它?或者冒著即將破壞現有的食物供應鍊的風險,視蜂蜜為一般食物,持續的食用?(攝影/Fabian Frinzel)

  13-1_convert_20130729150512

13-2_convert_20130729150618台灣創作者李姿玲《生活的重量》獲邀至德國展出。(攝影/Fabian Frinzel)

替代美學:非貴重材料的勝利

「月光搖擺(The Lunatic Swing)」是六位畢業於慕尼黑藝術學院的創作者聯展,充滿年輕創作者的新氣息。此展不僅除了呈現當代首飾藝術的學院風格外,有別於其他展覽空間,利用鋪天蓋地的彈性布料打破原有空間的四方感,創造出既似地景又如皮膚般延伸的場域,不僅呼應展名的詩意,也串連起不同創作者的作品,形成一種擺盪的韻律,彷彿即刻開啟了一段觀者與創作者優雅而私密的對話。其中是羅菈‧迪肯(Laura Deakin)成功挑戰傳統珍珠項鍊的「不誠實的珍珠(Dishonest Pearls)」系列作,最引人注意。羅菈利用聚酯樹脂剝離廉價合成珍珠的過程,分離外層真正的珍珠光澤與內層的人造材料後,顛倒合成珍珠的內外層,重新創造出內部凹面是珍珠光澤的──「真」珠項鍊。觀者可能因為錯視效果而執迷於探究珍珠光澤,究竟來自於尋常珍珠,或僅來自凹面在光影下所造成的效果,進而讓人反省這件作品究竟是一條珍珠項鍊?或只是創造珍珠項鍊的意象罷了。另外,羅菈新作「時報(My Press)」系列,則是有感於科技化生活中的媒體,逐漸由實體紙張轉變成光電構成的虛幻影像而無法保存,因而透過轉印將報章雜誌保存於項鍊上。同場,以色列藝術家阿泰‧晨(Attai Chen)展出的《「凝」碎組件(Compounding Fractions)》系列作品也令人驚艷,他利用回收碎紙屑等材料,捕捉人造物和自然資源共享那起於成長,興盛,衰敗,乃至回歸的循環過程中,破碎散落,真實而又轉瞬即失的美感。

14_convert_20130729150651羅菈‧迪肯(Laura Deakin)顛覆珍珠項鍊的作法,創作出「不誠實的珍珠」(攝影/李姿玲)

15_convert_20130729150715以色列藝術家阿泰‧晨(Attai Chen)《「零」碎組件》系列作品。(攝影/李姿玲)

概念上身:我「戴」,故我在

「珠寶藝術之後(Aftermath of art jewelry)」展覽集結八位來自挪威及德國的藝術家,以滾石樂團專輯「Aftermath」為同名的展覽。八位參展藝術家立場與風格迥異,試圖呈現當代珠寶首飾創作的定位,以及討論該領域未來的可能性。另外,德國的斯特凡‧豪瑟(Stefan Heuser)則企圖在材質的使用上挑戰首飾和人體之間關係的傳統認知。他將本來存在、使用於人體內部的材料裝置於人體之外,例如:由母乳製做的珍珠項鍊《衛星(Satellite)》,一語道盡奉獻守護之意;而以人體脂肪製做成的項鍊《金肉人計畫(The Haunch Gold Project)》,不知製作來源的觀者很容易被其造型所吸引,斯特凡運用反諷的手法讓觀者重思身體與飾品的關係:當人們花錢透過手術拿掉的脂肪,最終可能是再花了一筆錢買回去並配戴在身上。此外,用安眠藥雕刻成自畫的半身肖像胸針《控制狂的自白(A Master of Self-Control Narrated)》,正視現代人關於強迫、控制和藥物依賴等諸多社會現象。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來以精巧的機械裝置性首飾著稱的挪威藝術家席格˙布朗格(Sigurd Bronger),這次展出的《「帶」著鴕鳥蛋(Carrying Device for an Ostrich Egg)》便是他所謂的攜帶裝置(carrying devices)。此作不只陳述了他對當代首飾藝術的批判,同時也是對首飾配戴者在社會中「演員」角色的批判。這群藝術家捨棄絕對美感而充滿實驗性、講求概念傳遞的創作,正是當代首飾極力與金工(goldsmith)、工藝設計區隔的核心動力。

16 德國藝術家斯特凡‧豪瑟《金肉人計畫》

17挪威藝術家席格‧布朗格的攜帶裝置首飾《「帶」著鴕鳥蛋》

百家爭鳴‧方興未艾

1960年代開始,金工工藝由荷蘭、英國、美國開始興起一股實驗性的改革運動,再伴隨著學院教育、手作訓練和追求限量的價值興起,醞釀出新興的當代首飾創作領域,這股新風潮除了反應在SCHUMUCK大獎得主和展覽外,近年來也席捲亞洲。在此浪潮之下,新、舊價值的對話與挑戰,不斷推動當代首飾領域的疆界,開拓新興版圖和市場,而首飾材質的實驗與開發,帶來更多的視覺刺激,同時更豐富了作品論術的完整性與深度意涵,讓身體成為創作概念的有效場域,讓當代首飾在裝飾美學之外,創造出更多的可能與未知。

撰文 | 王鈴雅、李姿玲

*本文原載於《藝術收藏+設計》,70期(2013.07),頁158-16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