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藝錄/ArtDialogue」,熄燈。

親愛的「談藝錄/ArtDialogue」社群朋友們,大家好!

「談藝錄/ArtDialogue」自2009年3月18日開張至今,近滿九年,這九年的時間裡約有一半我們還能在最初的理想中慘淡經營,另一半的時間因部落工個人的疏於推動,使「談藝錄/ArtDialogue」逐漸變成僅作為訊息傳布的場合,許多朋友其實並不知道「談藝錄/ArtDialogue」原有個部落格以及我們創建時的理想。時至今日,已有許多相類的網站或社群成立,這對於整個藝術/藝術史社群來說是令人高興的,畢竟只有越多人願意討論藝術/藝術史,藝術/藝術史才會存在於我們的日常。考慮目前「談藝錄/ArtDialogue」的經營現狀與當初建立網站的初衷已相距甚遠,我們決定在2017年3月1日劃下句點。

這九年的時間裡,很感謝曾經為我們寫稿、經常為我們提供訊息的四方友人,未來也請各位多多支持藝術社群的相關網站,讓這個社群中的種種意見與想法能夠盡量被討論、擴散。2017年3月1日「談藝錄/ArtDialogue」的Facebook 社團(2012年7月17日開設)將正式關閉,但「談藝錄/ArtDialogue」位於wordpress的網站因登載許多朋友的文章及DB資訊將會續存,不再更新。

「談藝錄/ArtDialogue」由衷感謝社群成員這九年來的支持與鼓勵,未來,我們仍要一起向前邁進。最後我想張貼一段「談藝錄/ArtDialogue」的宗旨來與大家道別,希望大家能夠瞭解我們的初衷。

‧談藝錄/ArtDialogue要做什麼? 我們都關心藝術文化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偏偏報章上談論這方面的內容,越來越不容易看見,這讓關心藝術的我們都感到有些寂寞。掛在牆上的水墨畫、站在街道上的裝置藝術、以及藝術史中所談論的那些,都很寂寞。因此我們希望開闢一個討論的園地,讓大家在嚴謹的學術表達之外,能夠以不拘泥格式的方式,自由交換我們的意見、分享各自的觀點。所以我們有了談藝錄/ArtDialogue。

https://artdialog.wordpress.com/

大家再會!

部落工 敬上

 


***由於臉書的社團關閉必須刪除所有成員之後才能關站,為方便作業,煩請各位朋友即日起自行退出「談藝錄/ArtDialogue」的臉書社團。3月1日後尚未退出者,將由部落工一一刪除。敬請各位諒解,感謝您的協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