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到碩論的小宇宙了嗎!!

談藝錄小天使邀請我分享寫碩論的心得,讓我跌入了深深的回憶,雖然那只是兩個月前的事情。

即使從大學時代起,我就展開寫論文報告的經驗,但不到時候,還真沒有認真想過要怎麼經營碩士論文。我很幸運,找指導教授同時,就已能決定好要研究花鳥畫這個大方向;大概一年內也定好花鳥畫領域中更進一步的研究主題。我覺得這整個逐步選擇與決定的過程是很難得的經驗,因為聽說有些學科研究生的題目是由指導老師指定的,也許不同學術傳統,有不同的尋找題目的方法吧。但我的指導教授給我很多空間去思考自己應該做什麼,並且希望我們自我要求所做研究應該要能帶給學術發展一些新的貢獻,我覺得這讓我完成論文時,感到非常有成就感,也很有自我肯定的效果。

繼續閱讀

簡介 橋本雄《中華幻想:唐物と外交の室町時代史》(東京:勉誠出版社,2011)

室町時代(1368-1573)的日本對中國文化抱著一股憧憬的心態,並熱烈地追求來自中國的書籍、學問、繪畫、工藝、貨幣等,這些文物在當時的日本被稱作「唐物」。對於唐物的研究,日本學者已有相當深入和廣泛的討論,其中又以島尾新最具代表性。根據島尾新的研究,唐物因具有不同於日本的異國趣味,引起當時日人的喜愛,但日人對它們的認知和運用與中國全然不同,而是將之嵌入自身的生活環境中,以符應日本本地需求的方式加以使用。島尾新進一步指出,在當時的日本社會中,唐物既是個人文化素養的象徵,又因價格高昂,經常被持有者當作一種展示個人財富和權勢的媒介。換言之,室町時代的日本人之所以風靡唐物,除了基於濃厚的「唐物興趣」外,根本上也受到「唐物崇拜」的心理所致。

繼續閱讀

“Gone Global: Fashion as Art? ” by Suzy Menkes

閱讀心得:“Gone Global: Fashion as Art?” by Suzy Menkes
From: NEW YORK TIMES- FASHION & STYLE
(http://www.nytimes.com/2011/07/05/fashion/is-fashion-really-museum-art.html?ref=fashion
Published: July 4, 2011

時尚能不能是藝術?作者Suzy Menkes是美國著名的時尚評論家,雖然將標題打了個大問號,但其實目前將大設計師的高級訂製服放進博物館展覽已蔚為潮流,文章中引用了多位不同博物館策展人的觀察與想法,他們重視的一些問題,讓我更瞭解這股潮流的其他層面。

繼續閱讀

《我不是一本型錄》給我的一些想法

回想起來我寧願在成長的過程中有個尖酸刻薄批評周圍美醜的老師或朋友,至少為了反駁他的尖酸刻薄,我或許會多花點時間思考並感受我的生活,而不是進了藝術相關的研究所之後,把問藝術史的問題拿來問周遭,才恍然發現過去的自己對於生活品質這種事有多麻木。我以前從不覺得我們的國際機場醜死了很丟國家的臉,更不覺得鐵皮屋有什麼不對勁,西餐廳如果拿IKEA那個19塊奇怪綠色的馬克杯裝咖啡給我,當然我也不會覺得有異。現在我才知道,遇到醜的東西能夠分辨出來,然後敢誠實無畏說出來,居然是一種能力。

繼續閱讀

古倫巴幼稚園

3歲的兒子最喜歡和我一起唸著:「古倫巴是一隻好大的大象,……,」而每次看完古倫巴幼稚園這本書,他一定又會說:「我要看那隻好大的大象!」於是我便要把書整個打開,讓他同時看到封面和封底聯成一氣,那隻好大的大象。

『ぐるんぱのようちえん』原画 1965年  作/西内ミナミ、絵/堀内誠一、福音館書店
(來源:http://woman.excite.co.jp/topics/odekake/rid_7694/pid_2.html/

繼續閱讀

The Snowman

  雪人,幼稚園的時候看過的卡通,即使當初只看過一次,隔了二十來年,印象仍非常鮮明,記得小時候看完,心中覺得好難過,還哭了。Walking in the Air 像一把生鏽的鑰匙,旋律一轉動,我立刻就找回了當時的情緒。

  現在的我,可以很輕易分析出記憶中的那種情感,那和得不到喜歡的玩具、或被媽媽罵的難過不一樣,幾乎是一種年紀很小、沒甚麼閱歷,根本不 繼續閱讀

藝術會不會太多?

最近在書局隨手翻到《我們應有的文化》這本書,隨即就向圖書館薦購了。英文初版1989,但在看到2009中文版之前,我完全不認識作者 Jacques Barzun. 看看書裡收的幾篇散文:〈文化:高雅與枯燥〉、〈歷史如今在何方?〉、〈藝術的過剩〉、〈無法解決的問題:為藝術提供資金〉…等似乎跟我們平常關心的議題有點關連,拿到書的那天下午,和我一起踏上健身房的划步機,有趣的論點與幽默感竟讓我不再注意頭頂播放的「帥哥廚師到我家」。

〈藝術的過剩〉和〈無法解決的問題:為藝術提供資金〉提出的檢討,不知道在當時Barzun是否為先鋒,但我想這個論點和延伸的討論可能很多人已經不陌生:藝術的資金日益萎縮跟藝術供應不斷膨脹,簡單說就是供過於求。供應過剩又造成體驗的質量降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