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周末與藝文產業

周休二日(中國稱「雙休日制」)迄2001年在國內實施普遍後,數十年來,潛移默化地改變了大多數人從事休閒的面貌與規律。周末來臨前的星期五,接近傍晚,伴隨下班時間日趨逼近,步步為整座城市注滿了騷動不安的氣息。

如何在萬民生息的一張一弛間,引導其規律地釋放,向為政府創造周休二日,同時又插手周休二日,引導市民休閒的理由之一。每逢周末,氣象新聞總是不吝播送各風景區的天氣預報,屏幕邊緣同時出探的一行行走馬燈,又預告了各項大型活動舉辦的時地,彷彿周末一時化作供觀眾填滿各類休閒的首選。但往往很少人願意思考,既然周末決定了休閒的面貌與規律;各家受政府管制的媒體,藉由資訊之收發,又強化了周末作為休閒首選的印象。舉目一片周休二日的籠罩下,回首過去的時空之中,是否存在一種較原始性的休閒活動,不為徹底實施的周休二日所左右?那麼,當我們一旦抓準了周休二日浮現的日期,自然便能捕捉到那消失的部分,本文正是偵測休閒活動的一項嘗試!

首先我們將藉由討論四幅成立於南宋的風景人物畫——《山水四景》,一探傳統中國以世家子弟為中心的休閒活動,並結合參觀《山水四景》的博物館經驗,指出當代周末與藝文產業的特色所在。

繼續閱讀

廣告

燒給上天的文字

不久前的端午節,小三將抄在宣紙上的《普門品》燒給了上天。

每張宣紙大約高30公分、長100公分,放入燒金桶時,直接繞在中央空氣柱的周圍一圈。由於是燒完金紙之後才放入《普門品》,因此火是慢慢由底部燃起,往紙的上方燒來。當然火一上來,紙就化了。

幾張宣紙燒完後我們收拾燒金桶,看到了一個沒有想像過的景象。原來毛筆寫到宣紙上的文字經過火燒,大部分會化成灰燼,但有些文字竟然還留在「灰燼」上,只是字稍稍縮小。這大抵是宣紙經高熱後收縮的緣故。

  繼續閱讀

新世紀的福爾摩斯

公視《新世紀福爾摩斯》官方網站:
http://www.pts.org.tw/Sherlock/about.htm

英國BBC在2010年製作的迷你影集Sherlock(公視譯名《新世紀福爾摩斯》),將大偵探的舞台搬到了21世紀的倫敦,福爾摩斯如何合理的在21世紀生活與辦案呢?即使仍然蝸居貝克街221B,福爾摩斯與華生熟練的使用電腦網路、手機(從第一季的黑莓機到第二季的iphone…)辦案,通常是這部影集被認為最具代表性的「新世紀」符號;當然,愈有充足的資料庫、掌握快速而廣大的時空資訊同時又有傳播及高效儲存的輕巧工具,滿足福爾摩斯推理辦案的效能就愈大,這些是19世紀無法想像,而只可能存在於21世紀的時代特色,相對的,這些強力輔助福爾摩斯的高度科技,也同樣像雙面刃般助長了他所面對的謎題阻力。不過,這部影集改編手法聰明而大膽之處,不只是以全球化的科技與形式來回應什麼是21世紀;從另一個「城市文本」的角度來看,禁菸、素食、同性婚姻等等當代議題,在影片中的城市生活積極地被運用。

繼續閱讀

彷彿「臺灣犬」般,自土地滋長演化的創作自許

從小就是愛畫畫,才會由國小美術班一路畫到大學美術系。
但是愈畫到後來愈會發覺,美術表現的方式不只是畫畫而已。
乃至於現在我已經是中年大叔的當下。
任何形式都能是「藝術」的時代,恐怕什麼是不是「藝術」已不是問題,
反而是你要「選擇」哪一種「創作」視野與方式,相較之下可能更重要吧!

或許是因為高中、大學的讀書時期,正逢台灣剛解嚴風起雲湧的巨變年代,
在大時代的強烈氣氛感染下,我恰巧得以加入重新認識島嶼的行列之中。
加上衡量自己的個性與才氣,實在不是可以踩在世界的時代浪頭最前方之人,
所以很早就在心底確定,與其大志走向國際,我更想深耕於土地、創作新的生命視覺語言‧‧‧

繼續閱讀

學書者的玩具

說實在的,寫書法到了一個階段,會有種莫名的厭倦感,寫來寫去就是那個樣子,也不知道寫到何時才算拔尖。改變現況的方法,除了忍住寂寞繼續寫下去,換個書體寫,也是一種簡單的變通。 

許久未再接觸篆書,雖然不少人都說,篆書的筆法和字法十分容易理解,但往往越容易的事就越不容易做好,大學時嘗試了幾次,總是敗興而歸。最近,J師不知那來的興致突然想要教篆書,許多跟了老師很多年的學生都說:從沒看過老師教篆書。這個轉變讓大家都變得躍躍欲試。不過,老師也說年紀太大再學就有些來不及了,篆書應在初學書法時就要有所體會才是。這話說得讓人不禁令人有些洩氣,但是能再次有突破的機會,總是求之不得。  

繼續閱讀

台灣的藝術史研究

石守謙   中央研究院  歷史語言研究所

摘要

本文將針對近五十年來藝術史研究在台灣的發展作一個回顧性的觀察,而且,由於自己也身涉其中,這個回顧也有一點個人性的反省意味在內。在進行這個工作之時,我基本上利用林麗江教授在2008年為國科會人文中心所完成的〈台灣地區近五十年來的藝術史研究〉中所搜集的大量資料及分析討論作基礎,並由之試圖交待台灣在戰後之藝術史研究發展過程中,曾經產生重要作用的幾個因素,以便呈顯這段學術史的若干面相。經過大致的歸納之後,本文將綜合地討論四個項目,來說明我們今日之所以有此成果的緣由。前三者是就其淵源來談,分日治時期的學術遺產、戰前中國學術之繼承、西方學術理論之引入等,這可說是形塑台灣此段發展的三股主要力量。第四個項目則為此研究發展進行之場域,即有關學術機構建制的問題。它的影響作用,雖不直接關係到研究之具體內容,但對較為整体的研究走向,卻也產生過不亞於前三者的重要性。

 在回顧的過程中,本文亦將由學術資源之優勢與困境的角度,提出個人對台灣在這五十年來一些較為突出之研究成果的觀察,並從國際藝術史界的整體環境中試圖評估其可能之意義。評估的對象將選擇中國繪畫史、中國工藝美術史、中國宗教藝術史及台灣美術史等四個領域中的一些具體項目作代表,其他領域因各自發展狀況條件有別,無法全部納入。最後,本文也希望反省,究竟台灣在這五十年來的藝術史研究中形成了什麼樣的學術傳統?這對我們的未來發展而言,應是一個不能不深加思考的問題。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