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用的痛苦:我看「瞬間的永恆:普立茲新聞攝影獎70年大展」有感

搓揉著痠軟的雙腿,我坐在長凳歇息,一邊不甘寂寞地打量周遭的陌生人,一個低頭玩弄掌上 iPhone 的男子引起我的注意。按理說,在智慧型手機當道的年代,此人的行為再普通也不過,但讓我移不開視線的是,隨著他手指撥弄不斷掃過 iPhone 螢幕的一張張美女照。天啊,全都是在現場看展的女觀眾,這傢伙在偷拍。就在我嘖嘖稱奇之際,一男一女朝他走近,女的問:「展覽好看嗎?」,此人意興闌珊地答道:「都是戰爭啊,災難之類的照片,看得好不舒服!」,男的訕笑地接腔:「對啊,還是展場中的正妹好看,瞧你拍了那麼多」。儘管我對偷拍一事無法苟同,對正妹亦毫無興趣,可不能否認,展場中一堆慘不忍睹的天災人禍照片確實也令我感到頗為不適。

繼續閱讀

廣告

甜點,不只是甜點

文| Merzoe         圖| Merzoe、王亮尹

身為一位七年級的女性,雖然有擔心身材走山的危機意識,但也不知不覺地讓「甜點」在生活飲食版圖中佔有一席之地。飯後,需要它;慶生,需要它;心情低落,需要它;相約聚會,需要它,或無需任何理由地需要。甜點的存在,無關乎碳水化合物的攝取,是生命林林總總的想望與期待,讓它從成為一種美好生活的象徵,甜點也從味覺、嗅覺的講究延伸到視覺,於是所謂的「甜點創作」就這樣走進生活裡了。

 視覺與味覺創作的交鋒

 我手持著一艘繽紛的「香蕉船」邀請卡,駛向「輕觸想像的味蕾:王亮尹個展」。當我還思索展覽名稱之際,迎面而來地是一塊巨大的杯子蛋糕,我望著那顆鮮紅欲滴的草莓和杯子蛋糕灰灰長長的影子,心中期待著:這群從餐桌上溜走的甜點大軍,要帶領我到何處?

繼續閱讀

李成《晴巒蕭寺圖》

李成《晴巒蕭寺圖》現藏納爾遜藝術博物館

初見此作,雖然色調昏暗,但在燈光下仍能看見千變萬化的層次。暗沉的畫面,斑剝的絹幾乎讓人無法分清楚哪裡是畫家的皴;細看則能品嘗到各種不同層次所體現的樣貌。諸如主山山體中央一塊突出而造形奇特的石,細細的淡墨皴出石塊的走向、卻不顯露皴的意圖。而相互結組的石塊,營造一種寫實的體量感。此處並沒有刻意賣弄的筆墨,技法不是表現的重點,相對的,這是畫家眼見的自然。

前景與中景可見細緻描繪的建築錯落在山體中,畫家已經擁有使樹、石、建築相互配合而闡明空間關係的能力,藉而道出一個可聞水聲、人聲的靜謐世界。寧靜雄厚,這是我與《晴巒蕭寺》的初見感受。

by不破

感覺到碩論的小宇宙了嗎!!

談藝錄小天使邀請我分享寫碩論的心得,讓我跌入了深深的回憶,雖然那只是兩個月前的事情。

即使從大學時代起,我就展開寫論文報告的經驗,但不到時候,還真沒有認真想過要怎麼經營碩士論文。我很幸運,找指導教授同時,就已能決定好要研究花鳥畫這個大方向;大概一年內也定好花鳥畫領域中更進一步的研究主題。我覺得這整個逐步選擇與決定的過程是很難得的經驗,因為聽說有些學科研究生的題目是由指導老師指定的,也許不同學術傳統,有不同的尋找題目的方法吧。但我的指導教授給我很多空間去思考自己應該做什麼,並且希望我們自我要求所做研究應該要能帶給學術發展一些新的貢獻,我覺得這讓我完成論文時,感到非常有成就感,也很有自我肯定的效果。

繼續閱讀

歡迎成員在FB社團上直接分享資訊!

大家好!

非常感謝各位對「談藝錄/ArtDialogue」部落格及FB社團的支持,這陣子FB社團開張以來,由於大家多方匯集了許多資訊,讓所有成員們獲益良多。

但由於部落工無法一直掛在網上搜尋各位在自己版上所發佈的新訊息,難免漏了一些很好、很重要的資訊,因此很希望各位朋友倘若有合適公告在「談藝錄/ArtDialogue」的訊息,請直接幫我們轉貼一份到「談藝錄/ArtDialogue」的FB社團上好嗎?

部落工一旦收到訊息,凡與演講、研討會、資料庫相關者,會另外找時間整理到「談藝錄/ArtDialogue」的部落格上[ https://artdialog.wordpress.com/ ],以方便大家日後查詢。

感謝您的加入與資訊分享!

部落工敬上